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一月 18 2012

李卓人:最自由不是最富有

  香港連續第18年獲美國傳統基金會評選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我們的財金官員特別重視這類排名榜,除了「大市場、小政府」意識形態相近外,另一重要原因,是香港又贏了我們的假想敵-新加坡。正當財爺沾沾自喜地接受這項「殊榮」時,我們不妨問一問:經濟最自由是否就是最好?   不錯,籠統地說,經濟自由有助促進經濟發展,自由度排名與人均產值(經購買力調整,下同)有正面的相關性。不過,經濟最自由並不代表經濟最發達;自由度並不是經濟表現的唯一決定因素,否則香港應該是全球最富有的經濟體了。   仔細分析自由度排名榜,不難發現所有人均產值比香港高或與香港相若的經濟體,都獲基金會評為「自由」;換言之,當一個經濟體達到「自由」的門檻,再高的排名已對經濟產值沒有明顯幫助,特區政府致力維持最自由的寶座似是捉錯用神。   跟其他先進經濟體比較,香港自由度評分較高,主要因為政府開支規模較細。美國、英國、德國、丹麥、瑞典和日本的生活水平都比香港高,但這些國家在政府開支規模的平均得分只有26分,其中丹麥更是「食蛋」,而香港的評分則有91分。由此可見,增加政府開支不一定有損經濟,甚至可以說,適當地增加開支可能有助繁榮,而事實上如果將公帑用於教育等社會投資,對經濟持續發展肯定有正面作用。   經濟最自由既不是最富有,也不是人類發展的最有效途徑。   聯合國每年編制「人類發展指數」,這是一個比人均產值更全面的發展指標,香港去年的排名是第13位。如果將人均產值排名減以人類發展排名,香港的得分是-4,這個赤字意味我們沒有將經濟潛力充分地轉化為市民的福祉。   值得注意的是,自由度排名第二的新加坡,也有同樣的「人類發展赤字」。新加坡的人類發展排名是第26位,「人類發展赤字」是-22。經濟自由排名的冠亞軍都出現「人類發展赤字」絕非偶然,成因就是兩地管理經濟的方式,其中有兩個共通點尤其重要。   首先是社會投資不足。以教育為例,香港和新加坡政府的教育開支,分別只佔生產總值的3.3%和2.8%,而美國和瑞典則分別有5.5%和6.7%。其次是兩地的貧富差距極為嚴重,而且不斷惡化。在最先進的經濟體中,香港的貧富懸殊最為嚴重,而新加坡則緊隨其後。   財爺正為其任內最後一份財政預算趕工,希望司長可以認清目標:我們毋須跟新加坡爭奪經濟最自由錦標,因為最自由不是經濟和人類發展的最有效途徑,而繼續緊縮政府開支亦不會令經濟更快和更健康地發展。如果政府增加社會投資,促進不同階層和社群的發展機會,將會有助香港的永續發展,對我們和我們的下一代都有莫大裨益。 《工黨主席 李卓人》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