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二月 03 2012

何秀蘭:車廂內飲食與法治精神

  如果人文質素高,不作劣行,不作缺公德事,確實,不需要甚麼規矩。例如:香港至今未有乘客在公共運輸上大小便,所以沒有「不准在車廂內大小便」的告示。

  然而,不訂立規矩,不等如沒有缺德行為,但接受缺德行為,不作規範,只顯示在社會沒有決心提升人文質素。合理的法則都有合理的原因為基礎,例如:歐洲、日本、內地的長途火車上可以飲食,甚至由車長負責銷售三文治、熱飲、便當,皆因旅程時間上,需要在車上解決飯餐。

部分境外旅客在香港地鐵車廂內飲食,只是入境未問禁而已。

  而香港鐵路不准車廂內飲食的規禁,其實與上述各地的市內短途路線的規矩相同,並無分別,因為市內短程大部分時間非常擠迫,而路程不會長過一小時,並無需要在車上充飢解渴。

市內短程公共交通系統不准飲食的理由簡單不過。

  試想在繁忙時間,乘客拿著咖啡或醬汁淋漓的三文治在車上吃喝,不小心潑在其他乘客身上的可能性實在不少,又或是含糖份飲品倒在座位或地上,乘客坐還是不坐弄污了的空座位?誰又願意踩在飲品或食物殘渣上,可能成為帶菌者?香港市民樂意遵守車廂內禁止飲食,看似細碎規條,亦希望訪客遵守,其實是互相方便,互相保護,尤其我們經過沙士一役,當然記得必須保持公共衛生的慘痛教訓。

莫扎特離我們太遠了。

  平心靜氣解釋訂立規條的原因毫不困難,但加上地域文化身份衝突就變複雜了,尤其被指責一方視香港為附庸,不甘被視為不懂規矩,又不理解規條平等保護迫車小市民的原因,更無法欣賞市民守法,平民百姓間建立法治精神的優雅旋律,一副被以下犯上的意氣污蔑法治,而不去尋求解決文化身份矛盾的方法,只會令族群間嫌隙更深。難怪姜文在「讓子彈飛」片中感嘆莫扎特離我們太遠。

  孔慶東不是市井之徒,且不說他孔子第七十四世兒孫的身份,因先人不可能為兒孫作為負責,他是北京大學教授,也是電視節目主持人,可在大氣電波傳播訊息發表意見,特區政府如何保持身份氣度去回應賤視法治的言論?記得曾蔭權99年金融風暴以政府資金入市之時,被外國評級機構批評,曾反唇相譏,稱該等機構為二流分析員,今日除了坐觀民間在網上筆戰之外,曾蔭權如何處理這件動搖香港人對法治信念的「小事」?

《何秀蘭》

Tags: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