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十一月 21 2012

李卓人:全民養老金切實可行

剛過去的星期日,2,000名市民遊行要求盡快設立全民退休保障,當中打頭陣是108名不良於行的長者,由一班年輕人推著輪椅上街,喻意黑頭人撐白頭人,年輕一代願意承擔長者的退休保障。翌日報章社評或評論,循例提出種種質疑,力數全民退保種種不是。一眾評論家都有一個共通點,他們全都沒有認真看過民間團體的全民養老金方案,而提出的論點─錢從何來、隨時爆煲、遺禍子孫─大都是順手拈來,人云亦云。

  逐一反駁反對論據之前,先扼要介紹民間方案的重點。全民養老金是一種預先儲蓄式退休保障制度,以僱員、僱主和政府三方供款為主要融資來源。勞資雙方供款是僱員每月入息的2.5%,入息上限設定為30,000元,方案同時建議降低強積金供款率至2.5%;換言之,實行全民養老金不會增加勞資雙方的供款負擔。政府供款方面,方案建議將生果金和長者綜援標準金額開支注入全民養老金,其後跟隨長者人口增長調整。

  由於全民退保已拖延了十多年,未能利用人口老化前的機會窗預留足夠儲備,因此需要政府一次過注資500億元作為啟動基金,以及向盈利1,000萬元以上企業徵收額外利得稅1.9%作為輔助供款。方案建議向長者每月發放3,000元養老金,金額跟隨通脹調整,經港大精算學教授三次更新和覆核數據,證明足可應付人口老化時的開支。

  經常有人指,西方國家的全民退休保障計劃相繼爆煲,香港必須以此為鑑,切忌自毀長城。這種邏輯,有如說民主建港聯盟也是爭取民主,是同樣的滑稽。全民退保雖然名稱相同,但計劃細節有別,可以有截然不同的結局。簡單地說,西方國家的退休金額,大都跟供款人的薪酬或供款額掛勾,政策目標是維持退休前的生活水平;民間的養老金方案,則劃一為每月3,000元,日後只跟通脹調整,目的是保障退休人士的基本生活需要。

  這是民間方案財務可行性的關鍵。過去30年,香港每年工資增幅平均較通脹高2%,如果這趨勢持續,勞資供款額與養老金的比率,將會由現時大約平均每3名僱員可支付1名長者養老金,提高至2041年大約平均每3名僱員可支付2名長者養老金,大致上已可抵消勞動人口與長者比例下降對養老金帶來的一半財政壓力。再加上政府供款、輔助供款和啟動基金,民間方案的財務可行性應不成疑問。

  又有人質疑,公帑只應用在有需要人士身上,沒有理由要全民供養李嘉誠等富豪。如上所述,全民養老金的政策目標,只是保障長者的基本生活需要,退休人士要維持退休前相若的生活水平,必須依賴個人儲蓄,包括強制退休計劃和自願儲蓄。養老金引入資產審查,是懲罰有個人儲蓄的退休人士,這有如左手打右手,破壞整個退休保障制度的完整性。

  再者,除非有人仍甘做鴕鳥,不肯正視單靠每年稅收是無法應付人口老化帶來的開支的事實,否則全民供款式退休保障制度就是唯一出路。既是全民供款,全民受惠是自然不過,試想如果有一種保險,投保人遇上意外需要通過資產審查才可獲得保償,你是否願意購買?這只是常理,毋須扯上甚麼福利主義的爭辯。

  全民養老金又是否搵中產笨呢?評論家喜歡為中產發聲,因為中產定義向來模糊,論者永遠可以借中產之名講自己的話。有說全民養老金必然加重中產的稅務負擔,這絕對是無中生有,民間方案根本沒有建議增加薪俸稅。方案建議僱員的養老金和強積金總供款,仍維持在入息的5%,唯一分別是入息上限提高至30,000元,但計及僱主的強積金供款相應提高,剛好是打成平手。

  另一方面,民間團體從來沒有掩飾方案有再分配作用,高收入工人須補貼低收入人士的退休保障。以一名25歲、月入25,000元的僱員為例,假設工資每年實質增加2%,實際投資回報率為4.5%,連續至65歲,預期壽命為85歲,實行全民養老金會令其損失約10%累積權益。值得注意的是,這是只是平均數字,如果投資回報較低,又或者壽命較預期長,全民養老金方案仍是對其有利。我們沒有水晶球,無法預知未來40年的投資回報或預期壽命,卻有政策工具可以攤分風險,養老金方案正是一例,確保所有長者,不論投資回報高低、預期壽命長短,都可以應付退休後最基本的生活需要。

  最後是一下代人付鈔的質疑。很多人誤以為養老金方案是隨收隨支制度,我們一代的退休保障,由一下代承擔。民間方案其實是一種預先儲款式制度,我們這一代的供款,除了支付現時長者的養老金外,還要預留部分款項支付我們日後的退休保障;換句話說,我們這一代人是需要支付一代半人的養老金(這或許是心水清者的真正反對理由)。幸好現時香港人口仍未急速老化,供款人數仍遠高於受惠人數,所以我們這一代人的供款比率,仍可維持在2.5%。

  反而政府提出的特惠生果金方案,只靠每年稅收支付,才是加重下一代的稅務負擔。根據政府提供的數字推算,2041年特惠生果金加上長者綜援標準金額的支出,高達516億元,每名就業人士須平均分擔18,000元稅款才可支付,而養老金方案同期的公帑支出,則只是341億元。2013 – 2041年,特惠生果金方案的累計經常開支是10,524億元,而倘若明年即實行養老金方案,同期的累計開支僅是7,135億元,兩者相差3,389億元,超過現時財政儲備的一半。究竟是政府抑或是民間團體遺禍子孫,上述數字可以說明一切。

《工黨主席 李卓人》

Tags:  ,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