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十二月 27 2012

張超雄:長津是否退休保障的出路?

        今年的聖誕特別冷,天文台數度發出霜凍警告,有些地區早晚氣溫降至十度以下,是香港十二年以來最冷的聖誕夜。《南華早報》十二月二十四日的頭版照片,是一名老翁瑟縮在西九的天橋底下露宿,看見此情景,令人心酸。今年的冬季,不知道又有多少老人家凍死。

  為甚麼一個富裕至人均公共儲備全球第二的香港,仍然有三分之一的老人要生活在貧窮之中?為甚麼竟然有很多露宿者或長期居於劏房及籠屋的是老人家?為甚麼在這繁華的都市腳下,仍有不少長者要靠拾紙皮維生?

  香港的長者福利有多好?我們是極少數經濟先進,卻沒有退休保障制度的地區。約一半的綜援個案是長者,若身體出現毛病,不能照顧自己起居生活的長者,往往要申請院舍服務,但資助安老院舍不足,每年只增加數百個宿位。許多長者被逼入住質素參差的私營院舍,去年有五千多名長者在輪候院舍期間過世;公營醫療服務不足,長者輪候專科往往要等數年,電話預約門診十之八九滿額;乘車優惠還是靠民間爭取了近十年,政府諸多藉口推搪,去年才終於落實;如需要領取綜援,還需要子女簽「衰仔紙」;香港唯一談得上全民性的長者福利,就是作為「敬老」一千零九十元的生果金,在這樣的福利制度下,長者活得有尊嚴嗎?

  長者生活津貼作為一個長者政策,卻完全沒有諮詢長者,這是甚麼道理?政府連立法會也沒有充分諮詢,程序極為不公義。如果政府相信這是惠民的政策,為何害怕公眾給予意見?

  資產審查是一種對長者尊嚴的踐踏,充滿標籤性。如果今天「特惠生果金」被用以「扶貧」及「協助最有需要的人」的名目推行資產審查,日後相關政策也有可能被政府愈收愈窄,推出更多不同形式的審查,甚至連「普通生果金」也有可能被收窄,此舉只會令整體長者生活質素愈來愈差。

重申公義分配重要性

  社會害怕「全民」,怕對政府造成財政壓力,怕社會不能承擔。事實是,現在政府不是缺錢,而是太多錢了,卻沒有好好運用,造福巿民。政府有兩萬六千多億儲備,儘管沒有任何收入,政府也可運作超過十年。重點早已不是有沒有足夠資源,而是這些資源應如何分配;以退休保障作為基本公民權利,分配給廣大長者,一點也不過分。

  社會又喜歡問一句:「全民退休保障開支大,又需要加稅?」真的嗎?全民退休保障是一種「社會保險」制度,有一個集體分享和承擔的理念,社會保險講求的是社會的公平,所有公民得到相同的退休保障;富有者相對於貧窮者,負擔較高的供款。在香港的經濟模式下,企業所賺取的盈利,受着制度上的種種優待,實是有責任為社會保險負上責任。在這個概念底下,就有一個財富再分配的力量。

  政府以剩餘模式(residual model)去推行政策,其實早已不合時宜,我們理應推動一個人權模式的社會制度,尊重每位長者的尊嚴和生活質素,長者貧窮及生活需要實是社會問題,而不是個人問題,所以社會政策應有這個宏觀的面向,以全民角度去推行政策,才是尊重長者權利和對應長者退休需要的表現。

請梁振英做實事

  退休保障是權利,不是福利。但政府仍堅持以扶貧角度,來處理長者的養老政策。長者生活津貼走了回頭路,強積金早已變成「強蝕金」。面對人口高齡化、老人貧窮等挑戰,特區政府仍採取鴕鳥政策,梁振英,請你不要再諉過上屆政府了,做些實事吧!

張超雄 正言匯社社長 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Tags: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