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一月 10 2013

張超雄:綜援是筍工?

自由黨最近發布一項研究,指過去九年失業綜援個案比例的下跌幅度,未及失業率下降的比例,加上持續申領綜援兩年及五年以上的比例有上升趨勢,顯示申領失業綜援人士「或已養成了一種惰性或依賴心理」。該黨榮譽主席田北俊表示,「為了減少健全人士濫用失業綜援及回饋社會」,建議改革綜援,包括為失業綜援設兩年的申領上限,並應收緊失業綜援人士必須參加的自力更生支援計畫。

該黨的另一位立法會議員易志明表示,該計畫「每次動用大巴只接載數人作清潔垃圾等社區工作,但連交通及午膳時間,每人當天工作不過數小時,更可閒坐等收工。如此筍工,無怪乎最近嶺南大學一項調查指出,領取綜援者的快樂指數達七十點二分,比月入三至四萬元的夾心階層的六十六點九分更快樂。 」緊接着自由黨上述記招,該黨的立法會議員在全港掛街版,大字標題是「反對濫用綜援」,副題是「照顧真正老弱殘、四肢健全不應貪」。

研究應以領取率作指標

對於自由黨研究的粗疏、對綜援制度的無知及對窮人的抹黑,我深表震驚!首先我必須指出,要比較失業率變動與領取失業綜援比例的學術研究,一般是用領取率(Take-up rate)作為指標。自由黨所採用的失業綜援個案佔綜援個案比例,除了受失業綜援個案數目影響,亦同時受其他類別的綜援個案數目影響。因此,退而求其次,也應以領取失業綜援的實際個案去量度,而非失業綜援個案比例。

所謂領取率,就是比例上有多少符合資格的人士領取該項援助。大部分先進國家都設有失業保險,所以絕大部分非自願失業者(除非是因犯錯而被開除者)皆符合領取失業援助。話雖如此,仍有一部分人沒有領取。例如在美國,一般情況下平均失業援助金的領取率為六成半。但近年因經濟不景及就業前景悲觀,最近的領取率上升至九成半。香港沒有失業保險,只有綜援。我們很難推斷在失業人口中,有多少人符合領取綜援資格,因此沒法計算出準確的領取率。但我們可以用實際領取失業綜援的人數,去比較總失業人數,便可顯示一個類近的領取率。

用以上的方式計算,香港過去十年失業綜援的領取率平均約為兩成,雖然經歷金融海嘯及沙士疫潮後曾上升至近兩成半,但近三年已下跌至兩成左右。顯示失業人士要依賴綜援過活的比例並無明顯上升。況且,無論從甚麼角度去看,兩成的領取率實在不可能算高。事實上,根本沒有任何數據顯示,香港的失業人士已養成惰性或依賴心理!

要知道現在的綜援個案中,老人個案佔近五成七,連同永久殘疾及健康欠佳個案,佔綜援七成三。即綜援的老弱傷殘個案,已佔整體個案近四分之三。此外,單親(即年幼子女在十五歲以下)個案佔一成多(百分之十一點五),另低收入個案(即已就業但收入低於綜援金水平)佔近百分之四,失業個案比例已於一二年十一月下跌至低於百分之九。即自由黨大張旗鼓要大力改革所謂防止濫用綜援所觸及的個案,不足綜援個案的一成。

不分析問題只怪罪弱者

自由黨另一個說法,是持續領取綜援五年以上佔綜援個案的比例不斷上升。這一點倒是事實。此比例由○四/○五年的百分之二十五點五,上升至去年十月的百分之五十六點五。不過由於總失業綜援個案不斷下降,就算長期領取失業綜援人數不變,其比例也會不斷上升。事實上,假若○四/○五年的失業個案數目不變,去年此比例只上升至百分之三十二點八。不由分說地認定這是因為綜援養懶人,而不去看清楚這批長期失業的人士的特徵和所面對找工作的困難,不進而分析問題所在,是極之不負責任,亦是經濟右派常用的手法:怪罪弱者和受害者。

自由黨認為領取失業綜援像打一份筍工,所以比高入息的人士更快樂,實在太可恨了吧!我呼籲自由黨上下嘗試把自己每月的開支扣除住屋後,限制在一千九百九十元以下,即每天只可用六十六元三角,包括一切飲食、交通、衣着、娛樂、購買成藥等費用,然後開展一個更快樂的人生!

張超雄 立法會議員 香港理工大學 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