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二月 07 2013

人物專訪 : 鄭永鍇Michael–不安世代下參與政治

文: 莫坤菱

近日同志平權運動鬧得熱烘烘,有一張相片在網上被瘋傳,相中是一對年輕夫婦,在日前政府總部反對性傾向歧視立法的祈禱會中舉起「反歧視,撐同志」的標語拍照。甫見到Michael才知,他就是相中人;Michael是家庭治療師,基督徒,工黨執委,在這個陽光燦爛的下午,相約在立法會大樓的會面室,娓娓道來參與政治的故事與看法。訪問前他笑說自己通常站在政治外面,其實,Michael看到了核心問題,一直「樂在其中」參與政治。

 

「最有錢和最窮的人都看不到香港的前景。」

 

作為一個心理治療師,Michael一直覺得:「人要搵到自己的自由和選擇的權利,才可以搵到去愛和去試的可能性。」但偏偏在香港,連自認中產的人都感受到壓迫,連月入幾十萬的人都認為快餐店食物縮水,香港是不是出甚麼問題了?「在階級的分析當中,確有不少「中產」根本不是中產,他們在過勞工般的生活,生活質素好低,他們不只漠視社會上的不公不義,他們根本連關心家人和自己的時間都沒有,又如何要求他們為這些事發聲?」Michael歎氣說,當我們無法用理性和道德去說服大家關心結構性問題,唯有寄望在壓力之下,大家會洞悉這些不公義。最後,中產和勞工都同樣在制度下吃盡苦頭,都看不到香港的前景,都活在擔憂和惶恐之中。

 

香港人快樂指數低因為勞工政策?

 

在外國生活過好一陣子的Michael告訴我們:「在香港生活好不安。」他解釋,這是因為生活貴、人工低,普遍人都處於入不敷支的狀況。Michael認為這個狀況與所謂「自由經濟」有關,大家只講人力資源、競爭力,著眼點只放於可以量化的事物上,人們會忽略生活中很多價值,生活變得不平衡。Michael更跨張地笑說:「我成日講笑話,如果香港回復奴隸社會,大家可能會覺得無問題。」而這些自由經濟思想的「橫行霸道」,令到香港對待弱勢的政策每況愈下。「香港的政策似乎未能保護要保護的人,我係外國生活過,那些地方有比香港更好的政策,那些都不是社會主義。其實就好似,你打場比賽,應該有d公平的原則,令到球賽不會不公平地進行,保護到每個球員基來的權利。」不過香港就似乎非常缺乏這種意識,導致勞工政策和社會保障都很缺乏和過時,Michael補充:「你睇租金津貼仍然停留在千三蚊,但D租依家已經咁貴,可以點樣做?在一個如此發展的地方,人可以 需要活在恐懼之中,是很基本的要求。 每個人都彷似活在恐懼之中,生活壓力揮之不去,但大家對於結構性成因漠不關心,將惶恐視之理所當然又無能為力,其實都成就了這個不公不義的制度。

 

參與政治的因由

 

聽到Michael評論了政治很久,忽然很好奇是甚麼驅使他參與政治,和為甚麼加入政黨。他感性地說:「我開頭關心都並非基於甚麼理念,而是我見到弱勢的人,我不希望見到他們處於這種境況,我會為他們的遭遇感到生氣,然後是關心和行動,這就是我對公義的執著。」那為甚麼選擇政黨呢?「我除了對受壓迫者和不公義之事有反應外,我看見身邊有不少有理念的朋友,我希望支持他們,我在工黨就有不少欣賞的人。」Michael坦言他從前在政治圈子間比較遊離,今次毅然選擇公然「入局」,不是因為自覺可以在平台上爭取甚麼,而是很希望知道有甚麼可以幫到手。

 

感受著下午和暖的陽光,立法會平台上的花草都突然青蔥起來,見到Michael作為「局內人」,都依然如此「心水清」, 希望在爭取公義的路上,更多這樣的有心人。

 

訪問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t9jjfB2IZc

Tags:  ,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