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二月 14 2013

張超雄:中產之痛

今天是大年初五,借此專欄祝《星島》讀者新年進步!還有兩周,財爺便會宣讀《財政預算案》,由於預計今年再度出現數百億盈餘,社會不少人均猜測屆時將會有其麼「派糖措施」。回顧曾蔭權年代,在○七至○八年度至一一至一二年度這五年間,單是由他經手派發的現金,包括稅務或差餉豁免,已共計有一千八百多億元。大部分人或以為「派糖」主要是派給低收入人士,如寬免公屋住戶租金一個月及綜援領取人士多發一個月津貼等。可是根據社會服務聯會的分析,一千八百多億元中,惠及低收入市民的只有約五百億元,但派發給擁有物業或收入較高的中產人士的則有千億元。但想深一層,中產人士可能只得一部分,因為大部分稅務減免如商業登記稅、物業稅、差餉等稅務寬減,相信大多已落入大財團的口袋中,貧富懸殊加劇是必然後果。

很多中產人士均認為自己「交稅多,福利少」。雖然從實際數字看來未必盡然,但不少人感覺只有付出,卻沒有生活保障。今天的中產家庭,最大的負擔莫過於置業。樓價和租金近年有如脫韁野馬,與年輕一代的負擔能力已全面脫軌,沒有上一代的眷顧,根本沒有置業的可能。為甚麼香港人會心甘命抵地窮一生之力,去買這個被地產商發水的蝸居?為甚麼我們容許政府縱容地產霸權、用壟斷及被扭曲的市場巧取豪奪?事實上,要在香港維持自己及下一代的中產地位,買磚頭是主要的途徑。

經濟分配不均難保生活質素 此外,香港經濟發展的分配不均,亦令我們收入的增長不能維持一貫的生活質素。過去十年間,整個「餅」已造大了逾三成半,但家庭收入卻沒有顯著上升,以國際水平而言,我們的家庭整體收入基本上是偏低。在這種環境下,我們既要供養下一代,希望他們能維持中產生活,就要面對龐大教育開支,為了裝備孩子,不少中產都拼命讓孩子入讀學費不菲的直資名校或國際學校,還把他們的課餘學習安排得密密麻麻。孩子進入大學或到外國留學時,負擔更重。

除了房屋和教育外,中產的醫療費也日漸高漲。今天的公共醫療還可以信靠嗎?若非有緊急生命危險,無論是急症室或專科服務的輪候期都非一般人可以忍受。所以不少中產家庭都會自購醫療保險。一般小毛病,公立的門診服務根本就不可能預約得到。牙科服務費之高,則更令一般中產家庭「牙痛咁聲」。再加上近年物價通脹加劇,中產根本就難以維持中產的生活方式。

可是在付出不斷加重的同時,工作的穩定性、薪酬,以及福利卻在倒退,更由政府鼓勵甚至帶領先行。例如在社會保障方面,過往在大公司或一般較具規模公司服務的員工,往往可在退休時享有職業退休計畫。當員工的服務年資達到某一年期,僱主不但以一比一,而是二比一甚至更高的比例為他供款,讓員工安享晚年。然而,在推行強積金後,這制度已告取消。大公司因而節省了一大筆金錢,政府取消了長俸制,資助機構也紛紛用短期合約制聘任員工。對於大財團,政府更容許他們進行壟斷。試看本地的公用事業,電力、煤氣、港鐵等,全都可以在賺大錢時不斷加價。

派福利不如建設公義社會 要根治這個問題,並非要派甚麼福利,而是要求有一個公平和公義社會。若我們繼續縱容地產商操控樓價、讓公用事業不斷肆意加價、把房屋、醫療、教育不斷產業化、私營化、強積金計畫亦逼大家九折支薪。凡此種種,皆造成了今天的「中產之痛」。所以,與中產人士利益對立的,並非是基層市民,而是向財團傾斜的政府,以及依靠壟斷牟利的大財團。

張超雄 立法會議員 香港理工大學 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