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三月 14 2013

張超雄:誠邀曾俊華看法國電影

月薪三十七萬的財爺曾俊華自稱「中產」。他說自己喜歡看法國電影和喝咖啡,就是一般中產生活。我也以為自己是中產,最近的確看了一齣法國電影《愛》,但看後心情久久未能平復,實在很想鼓勵曾俊華也去看,讓他這個掌握財政大權的財神爺,能感受一下需要護理照顧的長者及照顧者所受的壓力和困擾。

《愛》的故事簡單而真實,敍述一對八十高齡的退休鋼琴老師夫婦,妻子突然中風,丈夫要負起照顧的責任,妻子不願意住老人院,但身體及精神每況愈下,丈夫仍忠心地盡力護理,並先後聘請了護士,但始終照顧得不算很周到,妻子曾表示不願活下去,在沒有出路下,最後丈夫親手把患了嚴重失智症並全癱的妻子殺死。

《愛》獲獎無數,包括今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女主角已有八十五高齡,是有史以來最年長獲提名最佳女主角的演員,故事是導演以家中的真人真事寫成的,其震撼力,正是來自畫面和故事的真實感。

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階段,沒有人能完全控制;但為甚麼我們不能讓經歷這些生命變遷的人,可以得到適切的支援、盡量去減輕他們的痛苦,以至讓他們活得更有尊嚴?我們投資大量資源修橋補路、發展經濟,投資教育,卻不願意為體弱長者或殘疾人士提供適切的長期護理服務。若果法國或歐洲都出現這樣的情況,香港的問題一定更嚴重。

「居家安老」 原則模糊 電影《愛》帶出的困局,相信很多香港人都有類似的經歷。長者因為中風、跌倒、或其他疾病入院,未曾完全康復已被醫院趕出來。若家人沒法或沒能力自己或請工人為長者提供個人護理,唯一的出路,就是入住私營老人院。津助的院舍有兩萬八千多人在輪候,今年《財政預算案》說三年內會增加一千七百個宿位,即平均每年不足六百個,絕對是杯水車薪;但私營老人院則立即有宿位,私院平均入住率只有約七成。在無可奈何之下,長者會被送入這些環境惡劣的私院,在那裏渡過人生最後的日子。

究竟香港有沒有長期護理政策?政府說有,但政策文件則一直付諸闕如。直至今年二月,因為立法會開了一個長期護理政策委員會,我們要求政府遞交政策文件,政府終於要以白紙黑字向公眾交代有關政策。可是,政策文件沒有對現況加以分析,亦沒有檢討現時服務的成效,更沒有預測未來在人口高齡化下的服務需要。文件只抽象地介紹了政策原則及羅列了現有服務。其中第一大原則,是盡量維持長者及殘疾人士在社區獨立生活。

奇怪了!若果目標是「居家安老」,那麼服務重點就明顯地要加強社區支援服務了。目前提供的日間護理及家居照顧服務名額,總共只有九千三百個,佔九十八萬六十五歲以上人口的百分之零點九五(不足百分之一);全港私營連津貼院舍宿位卻有七萬五千多個,佔六十五歲以上人口的百分之七點七,院舍宿位比社區支援服務多了近八倍,體弱長者申請社區服務要排長龍,唯一出路是私院,這個現實又怎樣可能說是「居家安老」的政策呢?

《財政預算案》今年的新項目,是「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券」,即所謂「錢跟人走」的嶄新資助模式。姑勿論這個模式是否有效,只看這個計畫只能服務一千二百名長者,就知道又是一個裝飾項目。當然,政府會說將來有機會恒常化和擴大。但這又會是多少年後的事?每年輪候院舍期間死亡的長者已是五千多人!究竟要幾多人死亡、幾多人在受盡年老體弱的折磨之後,我們的政府才會醒覺?

我誠意邀請曾俊華去看《愛》這部發人深省的法國電影,並在看戲後與他喝杯咖啡,好好檢討一下公共資源分配的優次,徹底地改善香港的長期護理服務。

張超雄 立法會議員 香港理工大學 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