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五月 01 2013

李卓人: 國際勞工標準:HIT有責任參與談判

 

大家好,我是李卓人,首次代表工黨於信報論壇寫文章,以後工黨會不定期在信博「工義長存」專欄內跟各位見面,分享一下我們的看法。

今日適逢五一勞動節,我想討論貨櫃碼頭工潮最為貼切不過。

貨櫃碼頭工潮持續超過一個月,至今仍未有解決跡象,究其原因,是問題的始作俑者香港國際貨櫃碼頭(HIT)一直拒絕與工會談判,而政府亦沒有履行國際勞工公約的責任,積極遊說HIT參與談判。

工潮一開始,HIT董事總經理嚴磊輝已辯稱,罷工工人是外判商的僱員,跟HIT沒有僱傭關係,他們的薪酬待遇與HIT無關;而和黃集團董事總經理霍建寧亦強調,集團只佔HIT母公司和記港口信託(HPH Trust)兩成七股權,企圖淡化和黃的角色。

霍大班的講法明顯是避重就輕,雖然和黃只持有HPH Trust兩成七股權,但HPH Trust的信託管理人,正是和黃全資附屬公司Hutchison Port Holdings Management Pte. Limited (HPHM),負責管理HPH Trust的業務,和黃因此難以置身事外。至於嚴磊輝聲稱外判工人工資與HIT無關,也是不符事實。HIT在3月26日發出新聞稿,指公司與四十多名外判商及其員工舉行會議,並引述嚴磊輝稱,HIT管理層今年初已與外判商積極商討,計劃於7月份公布薪酬增加約5%,證明HIT一直有參與釐定外判工人的薪酬待遇。

工會要求直接與HIT談判並非無的放矢,按照國際勞工標準,勞資談判並非只限於有直接僱傭關係的雙方,工會有權選擇合適的談判對象,而國際勞工組織(ILO)就指出,涉及外判工人的勞資糾紛,工會跟「主要僱主」(“principal” employer)直接談判,是有效及符合國際勞工公約的做法。

外判服務對工人待遇和勞資關係制度帶來嚴重衝擊,對工會與直接僱主的集體談判構成極大障礙。首先,不少外判商只服務單一客戶,本身也沒有很大議價能力,如果「主要僱主」不參與談判,並在有需要時更改外判服務合約條款,外判商或難以滿足工人的訴求。以今次碼頭工潮為例,高寶和永豐兩家外判商的唯一或主要客戶就是HIT,他們都暗示「如果HIT唔加錢,我哋都加唔到畀工人」。究竟是外判服務條件苛刻,抑或是外判商從中剝削?只有HIT參與談判,才可找到答案。

其次,即使有個別外判商跟工會簽訂集體協議,承諾改善員工的薪酬待遇,但在價低者得的遊戲規則下,亦可能無法跟其他外判商競爭,因而喪失外判服務合約。更有甚者,「主要僱主」更可能會報復,拒絕跟工會簽訂集體協議的外判商續約,令工會和個別外判商的集體談判成果形同虛設。

針對外判服務對集體談判構成的障礙,ILO建議工人組織尋求與「主要僱主」展開談判和達成集體協議,並透過「主要僱主」與外判商的服務合約,確保外判商履行集體協議的條款。ILO同時指出,採取適當措施促成工會與「主要僱主」談判,是各國政府履行國際勞工公約的責任。碼頭工潮一個多月以來,勞工局長張建宗只公開勸喻工會跟個別外判商談判,卻從未要求HIT參與談判,明顯是偏幫大財團,沒有履行公約責任,實屬失職。

和黃及HIT態度強硬,政府斡旋不力,罷工工人和支持者只好透過不同社會行動持續向資方施壓,逼使HIT跟工會談判。和黃及HIT與其指摘工會「做佢世界」,不如與國際勞工標準接軌,及早與工會展開談判解決爭議,避免出現兩敗俱傷的局面。

工黨主席 李卓人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