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五月 09 2013

張超雄:碼頭工潮的啟示

葵涌碼頭工潮經過工人長達四十日罷工後,以會員大會通過接納加薪方案而暫時告一段落,工會將其比喻為「半杯水」的勝利。雖然只有「半杯水」,但卻折射出香港不少勞資關係的問題。

今次工潮為回歸以來時間最長的罷工,猶勝○七年歷時三十七天的紮鐵工潮。工潮的發展跌宕起伏,由最初工友在碼頭內罷工,到資方成功申請臨時禁制令,以致工友需在碼頭外餐風露宿,最後工友移師至長江中心至今。工潮當中,資方一直態度強硬,兩度向法庭申請禁制令,禁止工友進入碼頭及在長江中心外留守,惟最後法庭分別確認工人能在工作場所履行糾察權及在私人管理的公共空間的示威權利。法庭的兩項判決均對日後工人罷工的權利及公民集會示威的權利影響深遠。

工會連結社運 此外,今次工潮堪稱為工運與社運連結的範例。工潮開始的第三天,由不同學生團體及民間團體組成的各界支援碼頭罷工後援會便宣告成立,協助罷工網上及社區的文宣工作;組織學生、婦女、基層支援罷工;合辦多次的打氣晚會及街站籌款;發起多場杯葛長和系商店以及狙擊李嘉誠、張建宗等活動。後援會成功把罷工的戰綫擴展至社區,引起更多市民聲討壟斷財團,反抗在不同生活層面進行的剝削。這些行動不單止沒有如一些人士或左派報章所言模糊了焦點,相反更讓工會能專注處理與資方的談判及凝聚罷工工友的共識。

政府助長資方氣燄 除了以上的成果外,工潮亦讓香港市民見盡香港社會作為經濟發達地區對工人權益保障的匱乏。不論碼頭工友一直以來經歷的辛酸,包括惡劣的工作條件、工業意外頻繁及長時間連續工作等,抑或資方在談判上蔑視工會及工人的表現,都凸顯了勞工及福利局和勞工署在監督工作場所及工業安全上的缺失,以及在介入工潮時的遲緩及軟弱無力。

作為主事問責官員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在工潮第二十六日才首次會晤工人,對於工人的職安健問題,竟表示需要先諮詢律政司意見。財團肆意剝削、「聲大夾惡」固然是源於其賺盡錢財、利潤最大化的思維,但是政府當局漠視不理的態度、顢頇無能的表現亦助長了財團的氣燄。

雖然工潮似將完結,但是維護勞工權益制度的改革仍是漫漫長路。香港社會必須吸取此次工潮的教訓,完善保障工人的制度及法例,包括檢討現時職安健、加強工作場所的巡查、監管外判制度、立法標準工時及集體談判權。不少研究均指出,香港八十年代勞工法例的立法、勞工保障的改善,得助於工潮的出現、七十年代後期來自英國工黨政府的壓力、英國團體及國際組織對勞工狀況的關注與批評。

自此以後,除了最低工資立法為一大突破外,其餘勞工保障便裹足不前。面對現時服膺自由市場放任自流邏輯的特區政府以及實行權貴資本主義的中國,只有依靠民間不同的力量, 包括工人、工會、市民及政黨在工作場所、社區及議會的工作, 才能夠逼使政府促進勞工的保障,改變香港倚靠剝削勞工的發展模式。

張超雄 立法會議員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Tags:  ,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