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五月 24 2013

張超雄:曾鈺成破壞議事規則

大家好,我是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我將跟黨內的立法會議員,輪流就香港的時事政治,在信報論壇發表意見,歡迎各位回應交流。

在執筆之際,立法會已三讀通過《2013年撥款條例》。不少建制派議員均在三讀通過前乘機抽水,揶揄泛民表裡不一,既不支持拉布亦不支持剪布。我發言駁斥建議派的言論,並抨擊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濫用議事規則第92條強行剪布,但主席只容許建制派議員指摘泛民反對剪,讚揚主席剪布,卻不容許我解釋為何我們反對剪布。最後,我只好離場以示抗議。

在是次的拉布戰中,多數泛民議員並不同意採取拉布的手段,因為我們認為拉布乃不得已而為之的方法。拉布不單止影響政府的運作,亦會影響立法會的其他事務,是故必須在緊急的時機方可動用。但拉布作為一個議會中少數的維護其發言的權利的方法,不得輕易被議會的多數所踐踏,更不得讓主席一言而為天下法,說剪布時便剪布。

拉布放諸不同國家的議會,均為少數派議員所採用的手段。透過不斷的發言辯論,拖延法案的通過,以爭取與政府商討的空間。在不少民主政體,行政機關亦會願意與拉布的議員進行蹉商,透過談判嘗試解決問題。拉布的權利同樣遭到保障,惟有在絕大多數的議員同意下,議會才可停止議員的拉布。

回到香港,拉布雖謂議會少數派的維護發言權的工具,但香港的少數派代表的卻是社會上大部份的民意。在功能組別把持議會下,直選組別的議員僅為議會的半數,當中泛民直選得票佔56.3%,議席卻只佔70席中的的27席。因為拉布實為泛民主派代表香港大多數民意的最後武器,以抗衡現在不民主的制度、向財團傾斜的公共政策。明乎此理,我們便會知道曾鈺成三度粗暴剪布,實實在在嚴重影響議員的發言權利,以至監察行政機關的職能,令政府獨大的制度更加失衡。

曾鈺成上星期一(五月十三日)早上邀請議員出席閉門會議,聽取議員就「剪布」的意見。可是,在短短的兩小時會議,除了主席及不同議員各自表述外,以及謝偉俊的「婊子論」引起的爭議外,主席並無就議員的意見表示如何處理,更在會議的最後五分鐘宣將會在第二日(五月十四日)的下午一時完結修正案的辯論。復會後,主席便拿出講稿,照本宣科其剪報的決定。這不啻是假諮詢的極好範例。

主席以議事規則第92條:「對於本議事規則內未有作出規定的事宜,立法會所須遵循的方式及程序由立法會主席決定;如立法會主席認為適合,可參照其他立法機關的慣例及程序處理。」作出剪布,並限時停止辯論。可是,議事規則就議員提出法案修正案的辯論方式、發言的時間及方式均有明文規定,包括第38條規定議員可在法案二讀全體委員會階段多次發言,而第45(1)條便規定,若主席發覺議員在辯論中不斷提出無關事宜,或冗贅煩厭地重提本身或其他議員的論點,主席可停止該議員繼續發言。

事實上,曾鈺成原來便接納了710項的修正案,並歸納編定的辯論共148項。直到宣佈剪布時,立法會才完成17項辯論。曾鈺成要求將其餘的131項辯論合併,然後在一日內完成,實於理不合。即使要進行剪布,亦要交由議事規則委員會訂立剪布的機制,然後在大會上提出並通過,才乎合正常的程序。此外,主席亦可考慮讓議員提出終止辯論的的議案或由拉布的議員與政府進行磋商。

雖然上訴法庭確認立法會主席能根據《基本法》第72(1)條主持會議,包括終止辯論及將事宜付諸表決的權力,但同時表明法庭不宜介入立法會程序,立法會應自行決定如何處理其立法的事務。 即使引用議事規則第92條,立法會主席仍未能提出任何地方的議長引用類似權力終止辯論的先例。故此,主席不應以法庭的判決定無限擴大自己的權力,甚至以此嚴重限制其餘議員的權力。曾鈺成現時訂下一個又一個的極壞先例,惟一的補救方法,只有由議事規則委員會訂立經絕大部份議員同意下的終止辯論機制,總勝過任由主席利用其剩餘權力而隨意剪布。

總括而言,我認為主席在此事上已鑄成大錯,一意孤行配合行政機關,在沒有有理據及迫切性下,包括政府可以臨時撥款來維持政府運作時,便限時剪布,限制議員的發言權以及監察行政機關的權力。在兩度剪布後,主席更在「假諮詢」也沒有的情況下,便限時完成將總目納入附表的合併辯論,於短時間之內再度剪布。除卻離場抗議,我實在無法表達我對立法會自甘淪為行政機關附庸的不滿!

工黨立法會議員 張超雄

Tags: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