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五月 31 2013

譚駿賢:遺棄聲音下的「六四」再遇

大家好,我是工黨秘書長譚駿賢,下星期二就是六四事件24周年,我也想就此發表些想法。

在2009年發行的「六四二十」音樂紀念專輯,收錄了歌手林憶蓮的歌曲「破曉」。

在徐徐的前奏後,歌詞緩緩吐出的第一句是「遺棄的聲音又響起了,遺棄的感覺偏剩下多少,不聽不觸摸不痛楚,懶看懶記憶懶問我,今天得到的叫什麼,管不了」。的確,每年臨近六四,遺棄的聲音就充斥著;過去是保皇黨、陳一諤,而今年則是本土派。

叫人忘卻過去,教人扭曲記憶;靠炫耀與歌頌國家經濟發展,企圖將歴史血跡洗刷掉;靠權力與謊言,叫你忘悼「六四」,不要再到維園;種種刻薄尖酸的冷言冷語,過去一直是土共及建制派的專利,說得多了,大家已不當一回事。今年遺棄之聲再起,不過,卻由近年掘起的本土派來吹起號角。

中共,終於笑了。

誠然,本土派有別於土共。本土派中有不少是過往民主運動中的同路人;本土派也不是自成體系的,內裡實千差萬別。當中,以嶺南大學講師陳雲的城邦本土派最具爭議,也最為惹火!

要概而述之,城邦本土派的基本「教義」,就是叫香港斷絕與中國的一切關係,且要徹底而俐落的切割。過去,民主派的「抗共」,是要扺抗一黨專政的中共極權;今天,城邦派的「抗中」,是抗拒除中共外還有中國的一切,包括當今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以至普通百性的入侵!因為,中國經歴中共六十多年來的統治下,一切都變得邪惡,那怕你只是升斗小民,都是中共教化下的蝗蟲吧了﹗

推而廣之,中國民主與否與你港人何干?更甚者,中國一旦民主化,對香港的「污染」將會變本加厲﹗不是嗎?極權政府尚且能透過國家機器強壓十三億蝗蟲;不然,靠民主選舉上台的蝗蟲之首,勢必迫於民意下而將700萬可憐港人淹沒﹗

就在這種前題而推演的邏輯下,最終,整個中國也變成敵人,而十三憶中國人更是敵人中之大敵。由是,你「愛國」——那怕是熱愛人民、擁抱民主,也是與港人為敵;你出席維園燭光集會——那怕是純粹的悼念「六四」死難者,都會增加中共的合法性;你為中國人講句說話——那怕是民運與維權人士,都是「大中華膠」,最終都會出賣香港人的利益﹗

不可否認,這種城邦論,在香港越來越有市場,聲勢也越見浩大。這與近年日益尖銳的中港矛盾實密不可分。中共越來越猖獗地干預香港事務,加上自由行水貨客等對港人日常生活帶來的負面衝擊,是直接滋生城邦派的溫床。再者,紅色背景而靠中聯辦簇擁上台的梁振英政權,已使港人疑慮重重;而內地的制度性荒謬、令人齒冷的官僚敗行,以至社會上種種傷風敗德如毒奶粉、地溝油等使港人既痛且恨却又無從糾正。這種由絕望而生的無力感,為城邦派提供了源源不絕的彈藥之餘,也為懷緬殖民地美好時光好讓龍獅旗再次飄揚提供了風景。

可是,這種為了自保而教你自私、為了建構港人主體性而教你自大的哲學,最可怕的,是要你把良心與公義也一拼賣掉﹗陳雲等人的主張,就是叫你為了香港城邦未來的美好日子,將天安門廣場上死去的人進行「第二次謀殺」﹗

二十多年來,多少香港人就是靠著良知與公義而蟻步前行,就像希臘神話中的薜弗西斯推石頭上山,翻了下來,又再推上去,孜孜不倦,雖然有點愚笨,却是經歴著存在的責任——為無辜死者討回正義的責任,為保存記憶、訴說真相及拒絕遺忘而與強權鬥爭的責任。若果真有人要為香港人立碑封聖的話,請將這種由渺小而積聚的良知力量也算進去,而不是把它刪除掉。

筆者尊重每一個人的權利,包括不愛國的權利。但筆者相信,與大部份尚存良知與公義的香港人一樣,對那些叫人不要悼念、不去維園的人,都會理直而氣壯地大聲說不﹗

「破曉」的歌詞其實也道出了香港人的困倦與渺小,但歌手以柔韌的聲音唱出最後這一段「心,亦天天的了;夢,天天的了,雖也未能料。但是我的決心,沒有點滴動搖,或者,某日、某月、某宵……」讓人動容之餘,也叫人在種種雜音下為亡者堅持下去。因為,某月某日某宵,總會的。

盼望今年六月四日晚,與一張張廿多年來陌生卻又熟悉,善良而又堅定的面孔,一如以往在維園相遇。

譚駿賢 工黨秘書長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