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六月 08 2013

何秀蘭:回收再造取代堆填

據2011年數字,香港每日生產9000噸都市固體廢物,只回收其中48%,其餘52%以堆填處理。但土地有用盡之時,人與垃圾爭地亦不是長久之法,政府、議會和市民必須携手制定並盡快落實可持續的廢物管理政策。

都市人口稠密,加上過度消費,產生垃圾遠超過環境可以承載的能力。香港長期重點依賴堆填,過去己填滿大大小小十三個堆填區,包括在市區範圍的佐敦谷和茜草灣。現有在屯門區、新界東北和將軍澳三個佔地共271公頃的堆填區亦將在2019年之前相繼爆滿,當局建議將三個堆填區擴建共290公頃應付須求,擴建面積相等於七個西九文化區。而堆填區爆滿之後,仍須花錢維修處理垃圾釋出的沼氣,上面亦不能負荷多層建築物。土地難求,香港須在堆填之外,加強廢物回收再造,以處理數量日增的廢物。

參考2011年數據,都市固廢物中22%屬紙料, 19%為塑料,44%為食物廚餘,其他15%包括玻璃,金屬,舊衣物,傢俱電器等,起碼92%屬可再造物品。若回收再造的配套得宜,這些物品皆可重造,不用丟棄到堆填區,大幅減少即將爆滿的壓力。然而,環境局五月發表的十年資源循環藍圖,只求將回收再造率由48%增加至55%,實在不夠進取,而在十年後仍以堆填方法處理22%都市固體廢物,亦無助解決土地須求的壓力。

因廢紙向來有市場需求,可銷往內地,在舊區營運,亦不須要廠房機器,廢紙是回收行業中較成熟,回收率亦偏高的一類,廢紙回收商可在沒有環保回收政策襄助的情況下運作,貧困長者也可收集廢紙賺取微薄收入。塑料和廚餘至今只有零星民間團體小規模處理,其實大有可改進的空間。可是香港租金昂貴,令回收商未有信心投入資本經營,況且,部分重造產品的價值確實不能抵消經營成本,若政府不考慮以減省建造營運維修堆填區的費用和堆填所須土地作出補助,各類別廢物的回收重造行業難以開展。

過去政府堅持市場主導,不肯為回收工業提供平價土地,更沒有政策措施輔助,是回收行業落後於南韓台灣的原因。以環保園用地為例,財經事務局執意以市價招租,結果銷情冷淡,租了地的商戶申請水電供應和相關牌照經年,仍未能辦妥所有官僚程序要求的手續,以致白付租金,遲遲不能啟業,最後遷出。直至當局改變市價租金政策,情況才改善過來。審計署於2010年發表報告批評,認為當局寧願空置環保園也不願減租津助業界,是沒有善用土地;賬目委員會亦批評當局浪費時間,沒有積極處理廢物管理。

可持續的廢物管理須要多管齊下,最有效的方法首推減少不必要消費,從源頭做起,故此,當局推出惜食行動減少廚餘,值得全力支持;其次是回收重造,應從社會及環境成本出發,考慮提供合理有效的津助,全面提升各類物品的回收率;焚燒廢物不能完全避免,但應保持在最低限度;堆填是長遠最損害環境,最高成本的處理方法,德國只有1%垃圾送往堆填,香港應該訂立較進取的目標,盡量以回收取代堆填,否則,土地浪費將沒完沒了。

立法會議員 何秀蘭

Tags: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