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六月 21 2013

鄭司律:大學的民主化

在學生和教職員的反對聲音之下,早前傳出上台後有政治任務的鄭國漢,憑藉校董會的小圈子選舉被強行委任。大學校長的任命在社會上引起軒然大波,大眾和傳媒輿論關注紅底校進駐大學體系。在這個不民主制度底下,校董會成員過半數成員由特首(同時作為官守校監)委任,學生和教職員代表只佔少數,大學決策體系一如香港的政治制度封閉操作,結果選上一個側重排名、忽視理念的校長。

大學之死不單單是來自於政治干預,輿論對明目張膽的干預往往極其敏感,最能激起大眾警覺。但長久以來,香港高等教育越來越不談理念、重視效益、掏空本質才是大學之死的主要兇器。鄭國漢在6月17日面對同學的諮詢會上,就明確表示他對自由的理解,在於有空間提高競爭力、『追上(若干大學)縮短和(三所綜合型大學)的距離』。但大學強調的自由,並不是競爭的工具,而是應是一個創造多元尊重的環境,能夠讓學生反思自己的路向,參與公共社會;讓教員發展不同的學科,容讓多元政見。可惜這個方向並不為鄭國漢所重視,縱然學生高呼吶喊,教員據理質詢,鄭國漢對答都只能盡顯他對大學教育本質缺乏認知,侃侃而談自己是學術自由守護神,這個荒謬的結果更顯示校長遴選程序何等不合理。

在整個嶺南大學遴選校長的風波中,同時兼任行政會議成員的校董會主席陳智思面對學生質問,反覆強調目前的校長遴選機制合乎程序。然而,學生質問不僅僅是針對遴選程序,而是針對機制背後的正當性。遴選委員會由九名正式成員與一名學生觀察員所組成,當中大部份委員來自於大學校董會與諮議會。香港各間大學的機制大同小異,特首以官守身份擔任校監,諸如校董會等決策層的大部分成員由行政長官梁振英所委任,表面上代表社會參與公營機構運作,但在沒有普選之下,特首根本無法代表任何民意去介入大學運作。大學作為公營機構的運作,就像一面照妖鏡般,反照香港政制同樣不對公眾開放,為政經權貴所私相授受。

大學教育重視自由,不僅體現於書本內容,更加體現在實踐之中。不同學科互相尊重、多元發展,同樣地不同持份者亦基於身處同一個群體而互相尊重、平等參與。因着自由與平等,學生才爭取學生代表能夠有同樣的投票權及參與權利,以及遴選委員會及校董會等決策機構,不應由一名沒有民意基礎的特首,單憑一己意志去委任人選所壟斷。也正正因為這種精神,大學生才因此在這幾年漸趨惡劣的政治環境之中,更為投身於支持民主的行列。畢竟,作為社會的一個部分,對大學民主化的堅持,就是社會民主化的一條重要戰線。

工黨副主席鄭司律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