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七月 19 2013

李卓人:人大常委政改決定不符《基本法》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日前出席立法會午宴時指出,香港要達致普選目標,必須在《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的軌道上往前走。不過,如果人大常委的決定不符《基本法》的規定,那麼我們可以怎麼辦?

2007年12月29日,第10屆人大常委第31次會議通過有關香港政改的決定,除了確定2012年特首和立法會的產生辦法需要修改外,還提到(一)2017年可普選特首、(二)提名委員會可參照選舉委員會的現行規定組成,以及(三)在特首實行普選後,可由普選產生全部立法會議員。

人大常委2007年決定有何法律依據呢?《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規定,如需修改特首和立法會的產生辦法,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特首同意,最後報人大常委批准或備案。不過,立法會仍未通過2017年特首選舉方法,亦未通過2016和2020年立法會的選舉方法,何以人大常委有以上表述呢?那就要追溯至2004年4月,人大常委對《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的解釋。

兩個附件規定了如需修改特首和立法會產生辦法的三步曲,但如何決定兩個選舉方法是否需要修改呢?人大常委就是以這種「扭計師爺捉字蝨」的伎倆,在原來的三步曲之上「僭建」多兩步曲:即特首先提交報告,再由人大常委確定是否需要修改。

無論人大常委的理據有多兒戲、有多牽強,根據《基本法》第158條,2004年釋法仍是具有法律約束力。但即使如此,「僭建」的第二步曲,亦只是授權人大常委決定兩個選舉方法是否需要修改,並沒有授權人大常委決定如何修改。2004年釋法反而明確指出,修改兩個選舉方法的法案及其修正案,應由香港政府向立法會提出。由此可見,人大常委2007年決定中,只有「確定2012年特首和立法會的產生辦法需要修改」具有法律效力,其他表述(包括2016年立法會不實行普選,以及提名委員會參照選舉委員會的現行規定組成)只屬附帶意見,不具約束力,我們沒有必要遵從。

當然,即使人大常委的附帶意見沒有法律約束力,但如果有關建議符合《基本法》及有利香港管治,相信大部分港人都會樂於接受。可是,人大常委有關提名委員會組成的建議,卻無法跟《基本法》第45條接軌,強行要香港遵從,肯定會導致出軌,必然「是一個禍,可以說是後患無窮」。

《基本法》第45條規定,提名委員會須按民主程序提名特首候選人;換言之,如果提名方式導致不民主的結果,就是抵觸《基本法》有關「民主程序」的規定。在民主選舉中,提名的作用,除了保證候選人獲得社會一定程度的支持外,同時要確保所有公民均可享有被選舉的權利和機會,不分社會出身、財富、政治或其他見解等而有任何區分,亦不受不合理的限制。

現行選舉委員會的組成,偏袒工商和專業階層,如果將來的提名委員會參照這方式組成和提名候選人,明顯抵觸被選舉的權利和機會不分社會出身和財富而有所區分的原則。此外,從過去特首選舉的經驗可見,持某些政治見解(如反對中共一黨專政)的人士,其被選舉的權利和機會,亦受到不合理的限制。以上兩個結果,都不符合民主選舉的原則,亦即抵觸《基本法》第45條。

民主派最近提出,任何合資格參選人如獲7 – 8萬名選民聯署,經提名委員會核實,即可成為特首選舉候選人。這建議既顧全了人大常委的顏面,沒有全盤否定其有關提名委員會組成的意見,同時亦令人大常委的意見可以跟《基本法》第45條接軌,確保所有公民均可享有被選舉的權利和機會。民主派的提議堅守普選原則之餘,亦兼顧政治現實的限制,可說是香港邁向普選的正軌;至於北京會否接納,就要看中南海諸公的智慧和氣量了。

工黨主席 李卓人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