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七月 26 2013

鄭司律:無視工藝傳承 政府推卸承擔

近日文化中心的藝墟檔主,不滿文化中心單方面終止他們經營檔位,將原有的檔位轉為新的創意市集計劃。在新計劃之下,若干非牟利機構將成為合作伙伴,據康文署聲稱能容納多十倍藝術工作者,使多人受惠。不過,新計劃卻惹起原有文化中心藝墟的檔主不滿,康文署沒有認真審視現時藝墟得以存續的理由,包括在新計劃下限制畫家 (A牌) 的經營日數,以及將該空間分期交予不同非牟利團體,影響藝術工作者經營攤位的持續性。

在原有藝墟計劃中,有三種不同的經營檔主,包括有手工藝品製作者 (B牌)、畫家 (A牌) 、以及攝影工作者 (P牌)﹐今次計劃變最受影響為手工藝品製作者及畫家,原本畫家可以每日開設檔攤,手工藝者則逢星期日開檔一次,但新計劃下畫家的開檔日期卻被限至每月營業四日;而康文署將文化中心空間分期交予不同非牟利團體,亦無疑將整個管理及支援的工作外判,影響藝術工作者經營攤位的持續性。因此新計劃對原有藝墟檔主影響甚大,恐令一處能夠讓藝術工作者無法延續經營,同時亦扼殺一個能夠讓工藝精神持續發展的空間。

雖然這批藝墟檔主的的作品,並不是甚麼曠世巨作,但他們都是基於他們的作品能夠經過評審小組的鑑別,才取得開設檔攤的資格。當中不單肯定他們作品有一定的藝術價值,更是工藝精神的體現和傳承,讓鐵線手藝、水彩畫、圖章篆刻等等得以流傳承接。所謂工藝精神,就是強調的是對作品質素的要求,以及技術的掌握,而文化中心的藝墟正正為這批檔主展現的工藝提供了一處土壤。

文化中心不單單作為一個容納藝墟的空間平台,更因為聚集了不少市民和遊客休憩和流連,更令這些檔主的手藝在人來人往的地點中為大眾所認識,能夠引起大眾對這些技藝的興趣,發揮推廣工藝的作用。可惜的是,康文署並無重視文化中心藝墟在鬧市聚集人流又沒有收費門檻的公共空間所起到的開放作用,更無視這個藝墟行之有年的經驗和網絡的積累,只能被硬生生的官僚作風所中止。

而且,文化中心藝墟經營多年,不單只是得到評審確認其手藝及作品,更是得到市民和遊客支持才得以在墟市中營運至今,中止藝墟合約不單是扼殺墟市的藝術空間,更加是斷絕檔主自力更生的途徑。檔主營生和藝墟檔位緊密的依存關係,使藝墟檔主成為香港社會中少有能夠以藝術維生的職業工作者,支持檔主能夠維持生活,同時延續對工藝的掌握。若果無法長期而持久的經營,無疑等於摧毀了延續工藝的物質基礎。為此,政府是否要以下放管理權予非牟利機構為擋箭牌,實則是斷絕一班檔主長期經營藝墟多年的心血?

工黨副主席 鄭司律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