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八月 02 2013

張國柱:人口政策影響深遠 長遠規劃刻不容緩

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督導委員會”)認為香港面對人口老化,人力需求可能令當局需要採取較進取的政策,所以把鼓勵結婚及生育列作重點方向, 今年9月便會發表諮詢文件。

其實, 政府在2002年已成立人口政策專責小組(“專責小組”), 專責研究未來30年的人口結構對香港社會經濟的影響。專責小組早在2003年已發表報告書,分析了香港人口的特徵與趨勢,關注到人口狀況、低生育率、人口持續老化、單程證計劃、人口老化對經濟的不良影響、家庭團聚及社會融合等問題, 但其後5年卻毫無進展。

到了2007年,政府又成立督導委員會,表明要制訂策略及實際措施,以期達到香港的人口政策目標。由2002年開始至今,11年已然過去, 但香港仍沒有一套全面的人口政策, 零星的工作只能做到“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而有的只是去年一個全新班底的督導委員會。這個督導委員會不再重提以前的優才計劃,改為提出鼓勵結婚及生育。對將於9月發表的諮詢文件, 我雖然審慎而不樂觀, 但由於督導委員會的領導人是“好打得”的林鄭月娥司長,我儘管翹首以待,希望司長能“做番齣好戲”。

人口對經濟造成的影響一般會滯後數十年,例如日本的生育率在1970年代初已開始低落, 但其對經濟的影響卻要待至1990年代才出現。有學者指出, 其他在1970年代開始出現低生育率問題的發達國家,亦是到了大約2010年才開始出現勞動力負增長的問題。在勞動力負增長出現前的三數年,便開始出現經濟危機。香港目前的生育率雖屬全球最低,但由於低生育率出現的時間較發達國家遲了數年,所以勞動力仍會繼續有數年的慣性增長,經濟暫時不會出現較大危機,但前景卻極不樂觀。

其實,香港人包括政府都明白這種滯後影響,而人口老化嚴重亦已談論多年,大家都知道在2031年後,將有四分之一人口屬65歲或以上的長者。但是,政府只是一股腦兒向財團利益傾斜,把社會福利開支封頂及壓低老人福利開支,而且不盡早制訂全民退休保障計劃。當然,我們談論多時的長者政策,亦遲遲未有出現。希望林鄭月娥司長在9月發表諮詢文件時, 不要忘記這些問題的重要性。

政府鼓勵生育, 數年前曾蔭權鼓勵香港每個家庭生育3名子女的說法,已經淪為笑柄。市民在“捱貴租”、“買貴餸”、工時長、教育制度差的情況下,已變得毫無安全感,試問他們如何能夠貿貿然實行生兒育女這項十多二十年的計劃呢? 希望政府在設計鼓勵措施時,不要單單從稅務優惠、補助金這些方向作出考慮。

新加坡在30年前已開始推行鼓勵生育措施, 每年投入近100億元作出補貼,但整體而言,這些鼓勵生育措施的成效極低,其生育率目前比香港還要低。香港基層市民的安全感,最根本是來自安居和樂業這兩方面, 要鼓勵生育, 便要先搞好基層市民的房屋及就業問題。值得關注的是有本土研究社早前指出,政府多年來在估算人口增長上經常出錯,而且有多無少,差幅更絕對不少,於是基於這些數據擬定的優化土地政策便往往離題萬丈,更被人懷疑是方便當局合理化地填海、收地、開路的陰謀。例如1998年曾估算到了2011年將有840萬人口, 但到了2011年年底, 本港人口只得710萬, 差幅幾達20%。我要求政務司司長在這方面嚴加把關,讓議員有合理準確的數字來審議諮詢文件。

立法會議員 張國柱

Tags:  ,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