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八月 29 2013

張超雄:兒童權利何時有?

星島日報 2013-08-29 A18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上星期,聯合國兒童權利委員會主席及觀察員,應民間團體香港兒童權利委員會的邀請訪港數天,探訪不同關注兒童權利的團體,了解兒童權利公約在港的實施情況。其實在香港的兒童權利保障非常落後,我曾於○七年六月立法會提出動議,要求政府成立兒童事務委員會,以履行《兒童權利公約》所定的責任,動議獲各黨派支持並一致通過。可是至今超過六年,當局仍未設立兒童事務委員會,聯合國亦要求香港政府就此作出解釋。

  事實上,有不少處於弱勢的兒童十分需要社會關顧,例如貧窮、少數族群、殘疾、受虐兒童,現時香港並沒有全面的兒童政策及規劃,致使弱勢兒童的生活面對很大的挑戰。在委員會訪港期間,我安排了殘疾兒童及家長代表與她們會晤,本文將集中討論殘疾兒童的情況。
口號式的黃金期

  政府常說,明白○至六歲是殘疾兒童,接受治療及復康的黃金期,政策口號為「及早識別、及早介入」。實況是現時輪候各項學前兒童康復服務人數逾七千五百人,服務名額卻只有約六千八百個,全部爆滿,供求相差超過一倍。隨着醫療及評估技術提升,社會對特殊需要兒童的認知度亦不斷提高,對服務的需求只會有增無減,政府每年只有數百名額增加,明顯不足應付輪候隊伍。現時服務嚴重不足,致使現時輪候服務時期約需十二個月至十八個月時間,加上評估亦需要一定輪候時間,大部分進入服務的殘疾兒童已屆五歲之齡,錯失治療及接受訓練的黃金期。家長團體皆一致要求政府,大幅增加服務名額及專職醫護人員數量,以真正達到「及早識別、及早介入」。

  香港的融合教育政策,就是要所有受資助的學校,錄取任何種類的特殊教育需要學生,當中包括視障、聽障、智障、肢體殘疾、學習障礙、自閉傾向、情緒及溝通障礙等,但給他們的支援卻極少。其實學校是沒有可能有足夠知識及資源,處理這麼多種不同需要的學生;政府只按學生人頭向學校每年提供一萬元額外資助,根本不能做到甚麼。於是出現不少欺凌事件,特教學生學業跟不上、虛度光陰、飽受挫敗甚至被標籤為失敗者。相信很多學生、家長、老師等都有苦自己知。我和關注教育議題的學生、家長、學者倡議全面檢討融合教育,考慮就特殊及融合教育立法及全面監管、設立特色學校以讓學校累積處理一兩類特教學生的經驗、改革資助制度及人手編制等。

「家庭為本」食自己

  殘疾兒童比一般兒童需要更多經濟資源,例如醫療、訓練及治療開支等;有着特殊需要孩子,家長面對的壓力以至出現精神病及婚姻問題,機會亦會比一般家庭高,需要更多的社區服務和情緒支援服務。現時綜援能提供較全面的資助,非綜援則沒有任何補助。可是綜援以家庭為單位,不能讓殘疾兒童獨立申請,令大部分有特殊需要兒童的家庭得不到任何資助,連購買必須用的輪椅、呼吸機或其他醫療器材,也要拋頭露面在報張上求善長捐助。此外,針對特殊需要兒童家長的支援服務,包括情緒支援、親職教育等亦非常不足。在重重困難及政府「家庭為本」的口號下,這些家庭就只能靠自己了。

  在過去數年,香港特區政府的盈餘有增無減,至上個財政年度已達二萬八千億,相等於超過十年經常性開支,沒有一個先進地區會像香港般有錢。只是,財富分配的極度不均,殘疾兒童更是弱勢中的弱勢;不知何時香港才能以權利為本,讓公民可獲得尊重、平等的對待。期望聯合國委員會能將家長的心聲和建議,帶到日內瓦,並促成真正的改變。

  為孩子,一個也不能少。

張超雄立法會議員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Tags: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