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九月 06 2013

李卓人:曾俊華是大罪人?

「梁粉」地產商陳啟宗早前以君臨天下的姿勢,指摘財爺只懂胡亂派錢,未能做到「應使則使」,歷史會證明曾俊華是香港的大罪人。主流媒體大都指梁營一直不滿曾俊華的保守理財哲學,陳啟宗發炮目的是要「打曾救梁」,為梁振英「使錢買民望」掃除障礙。梁營可能不明白,香港現今的政治邏輯是「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梁營中人個個奇形怪相,形象低劣,陳大炮的胡言不僅未能引起市民共鳴,反而令曾俊華的民望顯著反彈。

不過,撇開梁營的政治鬥爭策略不談,從公共財政角度分析,曾俊華又是否大罪人呢?

如果只看曾俊華2008/09年度首份預算案起計的5個財政年度,財爺的政績一點也不失禮。在該5年間,政府收入增幅有24%,與本地生產總值增長相若,但同期經常開支卻增加了32%,整體政府開支更大增62%;而更完美的是,雖然政府開支升幅遠高於收入,但同期庫房仍錄得接近2,400億元盈餘。這幾組如魔術般的數字,可說是所有財金官員的夢幻CV。

政府開支升幅遠高於收入,但庫房仍錄得財政盈餘,難道曾俊華真的有魔術棒?相信心水清的讀者已經想到,這不是甚麼魔術,只是開支基數較低的自然結果。

唐英年出任財爺期間,連續3個財政年度壓縮經常開支,令經常開支由2003/04年度的接近1,980億元,下降至2006/07年度的不足1,900億元。從附圖可見,自2003年經濟復甦起,政府收入升幅一直高於同期本地生產總值增長,但經常開支卻遠遠追不上經濟增長,這是自2004/05年度起,連續9個財政年度錄得合共接近4,600億元盈餘的根本原因。

2013後生產總值及政府收支的變動

政府當年重手壓縮經常開支,乃因急於削減財政赤字,事後看來無疑是用力過猛,可惜曾俊華繼任後只管蕭規曹隨,沒有審時度勢重新規劃經常開支規模,仍然緊守開支預算的金科玉律(即經常開支增幅不得超逾經濟趨勢增長的規定),令香港陷入「結構性盈餘」困局,經常開支連年遠低於經營收入,政府未能將經濟成果和稅收,用於解決深層次社會問題等長遠政策。

曾俊華指「從沒有拒絕為成熟的政策撥款」,只是梁振英慣用的語言偽術。有跟政策局官員打過交道的人都知道,每當討論一些涉及長遠財政承擔(特別是每年經常開支數億元以上)的政策時,官員的回應都是財爺不會放行,除非獲得政府最高層祝福,否則再作深入研究也只會是浪費青春。既然在嚴格控制經常開支的「緊箍罩」下,管事的人懶得深入研究新政策,管錢的人自然從沒有拒絕為成熟的政策撥款。在管錢和管事官員互相推卸下,公帑和光陰就此虛耗掉,而深層次矛盾卻不斷累積至臨界點。

為避免涉及長遠財政承擔,官員和政黨近年來只好「不務正業」,不顧社會長遠需要,只在「一次過派糖措施」等非經常開支上動腦筋。在曾俊華擔任財爺期間,非經常開支所佔比重,由以往不足3%大幅飆升至超過一成。將大量公帑浪費在沒有長遠效益的「綽頭」上,反映財政綱紀經已敗壞;而過去數年的一次過措施,涉及非經常開支接近1,500億元,如果將一半用於中學實施小班教學、增加大學資助學額、增加護理安老和殘疾院舍宿位、設立照顧者津貼、改善復康服務、發展綠色經濟等民間團體倡議多年的經常開支建議,足以維持服務10年以上。

要打破目前「有錢不能用」的困局,可行的方法是在原訂經常開支預算基礎上,額外增加200億元經常開支,即相當於本地生產總值的1%,以扭轉2004/05至2006/07年度過度削減經常開支的後遺症,讓政策部門可以恢復規劃長遠政策,善用公帑投資未來。實施這建議不會損害長遠財政穩健,1997/98至2012/13年度,政府整體收入較整體開支高出接近3,600億元,相當於同期本地生產總值的1.5%,額外增加生產總值1%開支後,仍有足夠緩衝空間應付可能出現的經濟逆轉。

曾俊華是否大罪人,歷史自有公論;但如果財爺只管蕭規曹隨,不想辦法處理唐英年擔任財爺期間過度削減經常開支的後遺症,令政府繼續「有錢不能用」,則肯定不是善用公帑,有失市民期望。

工黨主席 李卓人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