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九月 26 2013

張國柱:沒有青年參與的青年發展

原文載於2013年9月26日 星島日報

在本月中,策略發展委員會召開會議討論青年人的教育、就業和發展機會。委員因應會議題目皆踴躍發表意見,表達各自對青年人的看法及建議的政策方向。我當然也關注下一代的發展,曾於去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的立法會討論青年學業、就業、住屋和創業中提出若干建議,希望政府能為我們的青年多下一點工夫。

這些年,香港青年比以往更為踴躍的參與社會事務,一洗過往政治冷感的標籤。由一○年的反高鐵到去年的反國教,報章盡是年輕人在聲嘶力竭地呼喊的畫面。議題大至經濟發展模式、政制改革,集中至教育政策、警權問題;細如港鐵加價、商場職員抬走露宿者,皆見到這些八、九十後的身影。面對這群新冒起的力量,政府定當非常「頭痕」,想盡辦法處理「青年問題」,甚至勇於嘗試開拓互聯網的「戰場」以吸納年輕人的意見。

由上而下 難容異見

現時政府以青年事務委員會收集意見的模式,是由上而下,而且這些「被收集的意見」對於制訂青年政策的影響更是成疑。委員會固然更需要充權及開放,但所謂的諮詢,實不能令青年人享有平等的公民和政治權利。政府要了解青年意見,首要的是改變對異見的固有思維,包容激進的聲音,以開放態度聆聽青年人的意見,這才是和青年溝通的有效辦法。其次,討論及制定青年政策的這些會議,到底有多少青年參與其中?主事的人又有多久沒曾接觸過年輕人呢?

今屆政府致力推動中港融合、鼓勵青年北上交流、就業,但是政策的推行到底有沒有考慮香港獨有的文化和民情?這些為青年訂定的就業發展大計,卻沒有青年參與,自然是事倍功半甚至可能出現政策觸礁。主事官員應進行嚴肅的調查及資料搜集,了解青年近年到內地就業及發展的趨勢,再考慮政策推行是否得宜,以非閉門造車挾起更多紛擾。

掃除社會不公為首要

主流社會人士和政府都相信只要經濟能繼續發展,「把餅造大」,就能解決社會深層次矛盾包括青年發展問題。但事實告訴我們,經濟發展和工資增長不一定有正面關係,統計處今年初發表的青年人口普查報告指出,超過六成青年的收入中位數跟十年前一樣,有調整的仍落後於通漲;同時期香港的本地生產總值卻已上升了百分之三十五點六。所謂的「滴漏理論」只存在於書本中,根本經不起事實的考驗,更不要說近十年工種零散化、長工時、低工資的普遍社會現象到底真正能提供多少發展機會予香港青年。

要供更多發展機會予青年人,政府的責任是為其製造平等的發展空間、掃除不合理的障礙。青年人雖未踏入組織家庭的重要人生階段,但本港公共房屋長期供應不足的情況亦會逼使青年要提早申請輪候,部分青年更為符合入息限額而可能放棄高薪工作,種種社會不公大大握殺青年發展的機會。政府不止急需增建公營房屋,更應着手放寬入息資產限額,為青年人提供穩定居所及可預期的人生前景。

如果政府真心是要協助青年人面對困難,就請認真處理未來的政制改革,建構一個為人民服務的政府,讓青年人一人一票選出他們的行政及立法機關。沒有對等的話語權,就難以創造自由平等的青年發展空間。

張國柱 立法會議員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會長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