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十月 03 2013

何秀蘭:不要咖啡或茶,可以嗎?

原文載於2013年10月3日 路訊網

食晚飯套餐,餐飲只有咖啡或茶,算不算有選擇?奶茶是英式伯爵茶?或是港式絲襪奶茶?咖啡是南洋式滴漏加煉奶?或是即磨藍山手作咖啡?轉柚子茶,紅棗桂圓杞子茶?如果只求填肚,食完馬上再超時開工,大多數無計較,牛飲150cc咖啡落肚即走,稍為講究的顧客當然有別論,要求餐廳提共更多種類飲品,才算稱心滿意。

餐飲尚且不想只有三、四款中選其一,選特首就更加不願沒有真正選擇。假若2017特首選舉經提名委員會篩選之後,將市民信任支持的人排拒在外,仍然只有梁振英和唐英年兩個出席選舉論壇,那倒不如投一張廢票以示不滿,正如一杯已經變酸的咖啡,再加壞牛奶,不喝也罷。

所以工黨提出公民聯署提名必須是特首選舉其中一個提名方法,任何人只須要取得50,000個選民聯署提名,遞交提名委員會,經核實選民身份之後,即可無經篩選程序,成為當然候選人。令有相當市民支持信任的人也可以參加選舉,讓市民從開始便有真正的選擇權,無須最後在爛橙與爛蘋果之間選擇。

北京承諾2017年行政長官可由普選產生,被視為民主政改具體的時間表路線圖。但一個「可」字真是可圈可點,因為人大聲明並不要求必須由市民選出特首,普選只是可有可無。加上建制派企圖以提名委員會篩走北京不歡迎的人物,令香港市民的一人一票只能在北京屬意的幾個建制派人物之間擇其一,就算在2017年人人有票可投,也只是沒有真正選擇的假選舉。

公民聯署提名能夠有效突破篩選,也令北京無法透過篩選掌控選舉,於是有建制派人物批評公民聯署提名即不符合基本法,也不是普選必須採用的制度,更有人乾脆提出香港的選舉制度無須符合國際標準。

其實選舉制度的目標是令特首必須向市民問責,不得獨斷獨行,在選舉期間遊說市民支持他的施政方針,若得市民支持當選,亦意味在任內推行政策會較為順利。若可達到以上目的,可算民主。

各國有不同的選舉制度,從他們的歷史演變而來,故此以不同的政制達致權力互相制衡。香港無法抄齊多個國家的制度,但卻必須落實問責,權力制衡的原則。如果由提名委員會進行篩選候選人,只會重複以往北京操控選舉的惡果,因為特首只看北京臉色,無須向香港市民問責,空有選擇之名,卻沒有民主選舉中,選擇和問責之實。

若香港只是一家茶餐廳,質素惡劣,又沒有選擇,我們還可以光顧其他食肆,但香港是我們出生長大的城市,除了改革制度之外,我們別無他選。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