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十一月 25 2013

何秀蘭:李飛訪港行只談法律不理民意

原文載於2013年11月25日 路訊網

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以及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張榮順訪問香港,卻不安排與立法會議員會面,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更將政改包裝成法律問題,又稱場地所限,未能安排李飛等人與立法會議員會面。

究竟特區的憲制問題,是否只得政務司司長口中的「法律觀點」和「法律條文」?香港人的意願是否同等重要?

而「場地所限」,又是否將民意排拒在場外的理由?

今次李飛等人的行程,包括到訪律政署、出席與主要官員、行政會議非官守議員和部門首長的座談會、為一場只有商會代表、十八區區議會正副主席、七名立法會議員等出席的午餐會致辭、以及跟大律師公會和律師會會面。當中座談會和與法律界會面都並非公開,而在午餐會席上的交流公眾亦同樣無從得知。

可是,根據《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如有修改,都須得到立法會全體議員的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至於商會、區議會,就政改而言,在《基本法》的框架內都沒有角色。修改之所以須立法會通過,就是因為立法會是特區的立法機關,同時議員民選產生,是代表民意的公職人員。

再說,當局亦沒有解釋何以透過區議員互選間接產生的區議會正副主席,在政改問題上會比直選或循「超級議席」當選的立法會議員更有代表性。

而更重要的是,政改的「三部曲」(或經2004年釋法後的「五部曲」)的啟動角色若在特區身上,則京官在現階段不應有任何形式的參與。若政改的主導權在北京而非特區,則南來的京官應有責任直接面向民意,不應只局限於解說單從其立場出發的所謂「法律觀點」、「法律條文」。

英國前首相戴卓爾夫人在其2002年出版的著作《Statecraft: Strategies for a Changing World》有這樣的一句:「憲法須寫在心中,而非紙上。」(Constitutions have to be written on hearts, not just paper.)

的確,憲制文件必須由心出發去遵行,不能單單考慮如何遵從紙上的條文。而更重要的在於,憲制文件所反映的都理應是社會集體共識;履行憲法的人,都應當顧及人民的意願,不能夠以所謂的「法律觀點」、「法律條文」去凌駕人民的意願,甚或以「法律」為藉口,而把人民的意願置諸不顧。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