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十二月 02 2013

何秀蘭:李飛的「僭建」 ─ 分享為名,釋法為實

原文載於2013年12月2日 路訊網

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兼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上星期訪港,幾近為政制的討論定調,使到連日來都討論重點,都側重於「機構提名」、「愛國愛港」等概念和要求。但以分享為名而宣示的立場究竟有什麼法律效力,以及如何跟世界各地的國際標準接軌,卻其實同樣值得大家深究。

按官方說法,李飛是應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的邀請而到香港訪問。而他在政府高級官員座談會上的開場白,亦稱自己是「多走走、多聽聽、多看看」、「和大家分享看法」。換句話說,就連李飛自己亦說明其講話所包含的,只是他的看法,而非對《基本法》的憲制條文具約束力的解釋。但內地官場,幾曾容許個人意見的?尤其香港事務,若不合中央口徑,即被領導人公開指斥為胡說八道。

李飛說,「香港《基本法》確立的香港特區民主制度,符合我國國情和香港實際情況,符合民主發展規律,是經得起實踐檢驗的。無論是過渡時期還是回歸後,香港始終保持社會穩定,經濟繁榮,就充份說明這一點。」

他又稱,「可以這樣說,即使是對香港特區民主持最激烈批評態度的人,也都是這一民主制度的得益者」。

但事實是否如此?

實情是,主權移交16年來都顯示,在欠缺民主政制之下,政府的施政向小圈子內的支持者傾斜,而無法回應市民的實際需要,貧富懸殊日益加劇,甚至連教育、醫療、環境保護等政策,當局的政策都甚少會顧及到對基層以至部份中產市民會造成甚麼影響。

顯然,市民並非李飛口中的「特區民主制度」的得益者。所謂社會穩定、經濟繁榮,都只是空談,惠及的只限於既得利益階層,而非普羅市民。

而且,多次釋法亦一方面有違民意,另方面破壞一國兩制。

根據原有的條文,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選舉辦法的修改由特區內啟動,而且啟動權並沒限於特區政府,是為原有的「三部曲」。但2004年4月的釋法,卻在原有的「三部曲」前再加上「兩部曲」,規定選舉辦法是否需要修改須由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而且即使取得人大常委會同意,其後的啟動權亦限於特區政府。

而如今,李飛更在特區政府向人大常委會提交報告,請求人大常委會決定是否需要修改選舉辦法之前,便在港藉「分享看法」的場合搶閘宣示北京的立場。如果說「機構提名」是「僭建」,則其實他今次訪港期間發表意見,同樣是「僭建」,藉沒有釋法之名的「分享」,去達至釋法之實。

李飛還提到,「總體上看,《基本法》規定的行政長官普選安排是公平合理的,與世界各國、各地區的普選沒有實質性的差別。」

但他卻又同時提出,「中央需保留行政長官的實質任命權」,並指明須「要求行政長官是愛國愛港人士,而不能是與中央對抗的人」。另一方面,他提出「提名委員會提名是機構提名」、「提名結果必須反映提名委員會的集體意志」,又稱「被提名權、被選舉權沒有不合理的限制」。

而實情卻是,全世界都沒有任何一個地方或屬地的行政首長,經由普選產生後仍須由中央或上級的政府作出實質的任命。同樣,全世界都沒有地方須由民意基礎並非來自全體選民的提名委員會,去為選民代行實質的提名權。

按照李飛的說法,有意參選的人士可以因為政見而不獲提名委員會提名,更可能因為對北京政府的立場而即使當選仍不獲中央任命。而普羅市民亦可能最終只得在「爛橙」之中選擇的權利,不能直接自行又或經由普選的民意代表去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

經李飛此一僭建,2017年有否真普選的答案可謂彰彰甚明。市民的選舉權和提名權,以及合資格參選者的被提名權、被選舉權顯然都受到不合理的限制。而有特區特色的普選,亦肯定會跟世界各國各地區的普選有實質的差別。這能否稱為普選,市民心裏都有答案。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