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十二月 13 2013

譚駿賢:公平稅制:開徵大額股息稅

在庫房水浸,人人要求減稅及派錢的年代,還要求增加稅收,顯然是不合時宜的。然而,明知現時稅制漏洞百出且不公平的情況下,視而不見,並不是正當的選擇。

我們所指的不公平,是一些靠股息收入的超級富豪,其以十億計的財貨,並不計入應評稅入息(薪俸稅或個人入息稅)或應評稅利潤(利得稅),致使坐擁數佰億王國的富豪,比起勞力辛勤工作的打工仔女繳交更少的稅款,造成了所謂的「畢菲特現象」。

設想一名月入5萬的專業人士,年薪60萬元,按現行免稅額下,他應繳稅款為$20,300;而一名超級富豪,他慷慨地只收取旗下公司每月$5500酬金,按現行稅制下,他根本無需交稅,而與此同時,他卻收取20億元股息。這種「賺得越多,交稅越少」的荒謬情境,並非虛構的電影情節,而是正在今時今日的香港發生。大概,首富李嘉誠與其公司的員工正發生著這種真人真事的狀況。

因此,工黨早前在一片減稅的聲音下,逆其道而行,倡議推行大額股息稅,以便擴濶稅基,穩定庫房收入及使稅收制度更為公平。工黨建議每年股息收入的首25萬元免稅,餘額則計入應評稅入息或利潤。以現時平均股息率2.5%計算,相當於擁有1,000萬元股票資產的個人或公司才須繳交股息稅。這麼一來,在現時股市主板市值20萬億元的情況下,平均股息2.5%估算,假設派發股息的一成需要徵稅,香港每年將會徵收多100億元的稅收收入。

當然,主張一出,反對的聲音立即作出攻擊。撇下那些基於意識形態與政治立場不同而作的謾罵外,最出批評者提出的指責,是股息稅會導致雙重徵稅及嚴重影響香港競爭力云云﹗

關於雙重徵稅問題,股息稅其實是降低企業保留利潤的利得稅率﹐前財政司夏鼎基曾於70年代提出設立股息稅,但不獲立法會通過,但隨即以利得稅附加稅率1.5%取代之。這例子正好說明,連為自由經濟學派所歌頌的前財爺也認同,股息應當作利潤收入而徵稅,並不存在雙重徵稅問題。反而,從稅務公平原則出發,由勞力與資本產生的收入一律要徵稅,反顯示了稅制的公平性。

至於會否影響香港競爭力,我們需了解這稅項並非香港獨有,相反環顧世界各地發達經濟體系,其實都正徵收股息稅,當中英國、美國、澳洲及台灣等,更將股息收入以累進稅率徵收,即股息越高,稅率也越高;而北歐、德國、荷蘭等國家,則以單一稅率徵收股息稅,將股息及其他資本收入跟薪酬分開處理,即雙軌入息評稅制。在在例子說明,徵收股息稅是多數發達地區的普遍做法,故此,實際反上應由反對者提出合理理由為何香港無需收,為何香港要例外﹗

我們香港人經常有一個錯誤的歷史認識,以為港英殖民時期的積極不干預正策是香港賴以成功不可動搖的基石,當中的人物如前財政司郭伯偉及夏鼎基等人更被捧上自由經濟神壇,為香港鋪下大市場、小政府、低稅率、少福利奠基者。事實真的如此嗎?

郭伯偉就曾在1966年指出,隨著稅率逐步提高,現行稅制的不公平更加明顯,有需要考慮採用總收息評稅;不過他估計反對者眾,故改推股息稅,但在當年立法局同樣被否決。到70年代,夏鼎基再推之,但結果遭受同樣命運。

由是觀之,像股息稅等較為公平的稅制,一直是當時為政者的主張,反對的,多為商界背景的立法局非官守議員。到四、五十年後的今天,我們重提大額股息稅,大商家固然同樣的反對,但今天他們不再孤獨,因為他們有一群自命為自由經濟的經濟學家充當打手,做馬前卒﹗

譚駿賢 工黨副主席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