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一月 10 2014

鄭司律:還有,決戰立法會

香港政壇都在圍繞特首選舉的提名究竟有多軌。特首選舉細節熱鬧於政改討論之中,倒是變相冷落了立法會選舉辦法的選擇,縱使泛民主派一直以來都有討論立法會多少議席怎樣分配,政府諮詢也有講到『二零一六年立法會選舉辦法』。

我們不奇怪政府為甚麼除了在諮詢拋出名目之外,至今還沒有就立法會選舉表達過甚麼,反正政府無意蔓開戰線。民主派多年以來也一直提及過的普選立法會方案,其內容也大致保持單議席單票制和比例代表制的議席比例各佔一半。事實上,對於香港民主基礎的建立和鞏固,我們值得花更多時間去思考未來立法會的產生辦法。

發揮多元聲音  阻止政治壟斷

複數的議席,特別是比例代表制下的議會選舉,更容讓多元的聲音在制度中得以表達,不致湮沒。香港目前的政治光譜縱然是以民主普選和中港關係作為軸線,但隨着經濟和社會議題突出,包括發展至上經濟模式帶來的爭議、自由派和保守派不同的觀點,均使傳統的政治光譜二分法無法回應社會不同取向維度下不同群體的聲音。

當議會沒有比例代表制產生的議員表達多元聲音,只有單議席多數決產生的議員,選民投票取向於較有勝算在多數決勝出的政黨,這種傾向既定選擇的選舉習慣,容易導向兩黨制。

英國的第三黨自由民主黨,縱然利用兩大黨無法過半的懸峙國會局面,在對上一次選舉成為聯合政府一員,但政府的施政方案,特別是緊縮開支的方向被保守黨主導,留在執政聯盟的重點選舉改革也無法達成,成為托利黨的陪襯;而筆者考察台灣時,都市更生、環保等民間團體都表示兩大政黨無法反映弱勢聲音,無意長遠解決社會問題,這無疑值得香港參考,如何避免制度的僵化造成惡政出現。

凝聚議會力量  發揮制衡作用

然而,與此同時,香港採行的制度卻以『行政主導』、『特首主導』為原則,行政機關既不像內閣制下的政府受到議會組成所影響,必須得到議會多數黨的支持;也不像總統制下的政府,互相制衡的同時,不能以解散議會干涉立法機關。偏偏特區政府既無須議會多數支持,也能據情況運用權力解散議會,特首更掌握政府官員人士任命、主導政府決策等重要核心權力。

情況有如拉美國家在強人政治傳統底下,所產生的超總統制,由於總統角色強勢,並未能令民主政治得以持續發展。而強勢的行政核心,配搭比例代表制的議會,卻恐怕重蹈拉美國家或一次大戰後德國威瑪共和的覆轍,由於議會過於零散,無法集結有效力量,難令議會有效反映本身整體意志,無法發揮制衡作用,行政機關在權力關係的角色相形增強。

完善議會民主陣地的角色

相對於特首選舉是一場贏者全贏,只有一位勝者的競逐;議會複數議席的存在特別攸關反對陣營的延續。特別是北京在制度設計上對行政長官角色的吃重;北京支持的候選人一直執政的局面;在缺乏政黨政治傳統下,較能組織專業人士和公務員班子的團隊…各種因素足以抵消民主派在全港性選舉多年來的優勢,可見於泛民和欽點者的對決中,公務員背景的曾蔭權和紅色專業人士的梁振英,一直較泛民挑戰者領先於民調。

從制度之中,兼採單議席多數決和比例代表兩種選舉制度,維持一個既保持多元聲音得到反映,同時也能凝聚立法機關意志的議會,是重建議會的第一步。不單在制度設計上讓議會有能,進而要在憲制運作底下累積基礎,讓議會有權,改變這種被北京刻意設計的畸型集權制度。

工黨副主席 鄭司律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