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一月 14 2014

何秀蘭:明報事件再敲響新聞自由警鐘

原載於路訊網:http://www.roadshow.hk/blog-spotting/news/entry/2014-01-14-03-17-07.html

新聞自由是香港人珍重的價值之一。新聞自由令政府必須向市民問責,而且也是香港之所以能夠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要素。只有資訊流通,大家才能夠掌握各種消息,從而使到不同持份者的權益都得到保障。只可惜,踏入新一年,新聞自由受到再進一步的打擊,獲晉升為《明報》總編輯僅兩年的劉進圖被調職。

《明報》於1959年創刊,是極少數目前仍有深入調查報道的報章。2012年行政長官選舉前,明報刊登關於候選人唐英年住所涉僭建的系列報道,讓讀者關注到各候選人有否涉及違法所為。而選舉過後揭發候任行政長官梁振英同有僭建物,連同其後的跟進報道,更讓社會反思政治人物的誠信何其重要。

《明報》接連得罪權貴,導致梁振英民望大跌,公眾質疑因為劉進圖沒有阻止下屬批評梁振英的報道刊出,而近期免費電視發牌風波期間接連多日的頭版報道,亦為導火線。

劉進圖和《明報》記者所揭露的,當然不止於梁振英的僭建物。在一宗誹謗案的誓章中,劉進圖更提到有關僭建物的報道向行政長官辦公室提問之前,他曾在深夜接獲一個電話。他未及接聽,按來電顯示回電時,接聽一方說自己是梁振英,並表示想確認《明報》是否正在做一個關於他家裏有僭建物的報道。

在對話之中,梁振英更顯出他已得知《明報》的調查目標,主動強調他花園裏的是「玻璃條」不是「玻璃屋」(亦即《明報》後來報道所指的「玻璃棚」)。

梁振英主動致電傳媒高層,就其違法行為解畫,並同意安排實地視察,卻沒兌現承諾,更迅速將僭建物拆除,除再一次顯示此人的誠信,更反映他無視新聞自由,竟然於深夜11時致電報章總編輯,行為與施壓無異。

《明報》把劉進圖調職,其實並非單獨事件。近十多年來香港的新聞自由屢受挑戰,前線記者以至專欄作家的稿件被刪、被改,時有發生,而編輯室高層被撤職或調職的例子亦不少。近年的例子,便有《南華早報》的Jasper Becker、林和立、楊健興,還有先被調離《信報》政情版,幾年後離開該報的游清源。

傳媒不只是私人企業,更是社會公器,負起着捍衛社會公義的責任,否則便不會在人工偏低的情況下仍有抱着理想的年輕人願意入行。但傳媒老闆卻只視辦報為投資,讓他們可得到中央禮遇。他們剝削新聞從業員的熱情,更視傳媒機構為他們獲取其他回報的工具。新聞自由對他們來說一文不值。

只可惜,香港不止私營的傳媒機構容不下新聞自由,編輯自主,就連身為政府部門的香港電台都無以為繼。港台目前於廣播道的設施不敷應用人所共知,但搬遷到將軍澳新大樓的計劃卻遲遲未能落實,撥款申請被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所否決。

香港電台至今仍然是政府部門,不是獨立的公共廣播服務機構,但至少,港台毋須因為商業利益而影響到他們的編輯方針。可是,如果缺乏所需的設施,則連基本的廣播服務亦沒辦法做好。

香港沒有民主普選,即使2017年的一人一票亦因提名篩選而變成假普選。但至少,政府尚需面對公眾,一大原因是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受到傳媒監察。商界亦依賴傳媒為他們注視政府的真正動向。當官辦、商營的傳媒機構陸續失守,真相無法公告於天下,貪腐便會滋生,受 損的都只會是全香港人。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