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一月 24 2014

譚駿賢:虐傭的根源

原刊於信博:http://forum.hkej.com/node/109567

馬克思曾說過:「事件第一次出現是悲劇,第二次出現則是笑話」,而虐傭案接二連三地發生,且一宗比一宗嚴重時,大概可拍成一齣恐佈劇。

當去年用熨斗傷害傭工的一對夫婦還在監獄時,今年年頭即先後爆出中大副院長虐傭被捕及轟動全港,上了外國傳媒的印傭Erwiana被虐案。若果虐傭案件是一宗半宗的個別事件,我們還可以周刊揭秘方式,去歸究個別僱主的變態敗德所為;但當虐傭變為瀰漫於整個社會的病毒時,我們則要從社會制度整體去看看病菌入侵的因由。

聘傭的制度性剝削

若果說在港外傭是現代奴隸,外傭中介公司就是現代奴隷的買辦。根據香港法例負責處理外傭合約的公司,必須同時持有印尼及香港的中介牌照,但因政府監管不足,造就單獨持牌公司互相轉介,遇有事故,責任也互為推諉。再者,不少中介公司都軟功硬功一齊用,迫使外傭交出護照當「人質」,迫使外傭在工作上遇到任何不公,也插翼難飛。

更甚者,中介會要求到步的外傭向財務公司借貸﹐一次個清還相當於6個月薪金的中介費。即是﹐由開工日起,傭工即要負擔償還「本加利」大筆欠債;加上每次轉工又要收取3個月薪金的中介費等,在龐大的還錢壓力下,外傭每每遇到僱主不公,也唯有噁忍﹗

除中介公司外,香港政府委實也難辭其咎的。現時港府定下的外傭政策,包括必須留宿僱主家中及合約結束後兩星期離港等規定,都為個別無良僱主剝削傭工提供彈藥。例如,強迫留宿給僱主命令外傭晝夜不分、隨時候命提供了條件;而約滿或解僱後兩星期必須離港,又使外傭怯於喪失工作,被迫回鄉而不敢反抗,否則欠下一身債難以清還。即使有外傭敢挺身而出,到勞工法庭追討賠償或到警處報案而可繼續留港,但期間卻不準工作,生計就變成一大問題﹗

種種由中介公司及政府政策造成的境況,外傭就像被人把刀子架在頸上,動不動手,就看那僱主了。

問題不是一朝一夕的

香港人聘用外傭比例之高,本身已反映政府在長者及兒童等社會支援措施的嚴重不足;而港人家庭情願聘外傭,而夫婦兩人卻同時供職才能維持家庭開支,也反映了港人生活迫人。加上香港居住環境擠迫,打工仔工時長,工作壓力又大,往往積壓的情緒未能得到有效發洩下,家中的傭工有時就成了出氣袋。這種要尋找「代罪羊」的社會環境,就往往營造了一種「仇傭」、「仇外」及「仇窮」的氛圍。

不信的,大家可以上網看看甚麼親子王國等等討論區,當中種種言論不可謂不嚇人,只要想像到有多刻薄的就多刻薄,有多侮辱的就有多侮辱。更甚者,近年所謂本土意識的興起,更被接合到各種各樣的排外論述中。

像Erwiana被虐案發生後,有外傭組織要發起遊行抗議,但在討論區中出現的卻是「我哋香港人唔好蝦的」、「邊個幫我哋香港人出聲」等不著邊際的言論。雖說網上言論沒有代表性,但種種由香港人自我意識建立,而必同時出現的「非我」「他者」的劃界,定必日漸加劇「我」與「他」的對立﹐而外傭亦更容易成為被欺侮的對像。

正本清源 改革制度

執筆之時,涉嫌虐傭僱主已被帶上了法庭,待三月時正式審訊。而勞工處亦在多番壓力下表示會加強中介公司與受聘傭工的溝通,以防止虐傭事件重演。筆者奇怪,負責官員是否頭腦有問題,竟將虐傭問題根源的外傭中介公司,當做解決問題的方法;相反,若當局要有效防止虐傭再演,必需先從剷除現時中介公司種種的制度性流弊入手。

譚駿賢  工黨副主席

Tags: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