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二月 17 2014

何秀蘭:瑞士公投對香港有何啟示?

原文載於2014年2月17日 路訊網

瑞士在2月9日舉行公投,其中一項表決的議題是應否設立新移民上限。結果以50.3%投票選民贊成、49.7%反對,亦即不足20,000票之差獲得通過。不少香港傳媒都有報道今次公投,而且香港近來亦有限制新移民的討論,但大家必須注意,瑞士面對的新移民問題跟香港有很大分別。

香港與瑞士其中一個很大的分別,是瑞士跟鄰國實行開放邊境,任何人只要在神根公約區範圍內,一般都可以自由進出瑞士,而香港的邊境則有嚴格管制。

另一不同之處,在於瑞士容許歐盟及個別其他歐洲國家的公民在該國工作,移居瑞士者不一定是瑞士公民的家屬,而當地今次公投檢討的,是應否就新移民訂立上限。但香港的新移民多數都是持國內發出的單程證到港,他們絕大多數都是港人的直系親屬如配偶及未成年子女,而且已經有每日150人的上限。

瑞士雖有多達4分之1人口為新移民,但新移民卻很難歸化為瑞士公民以取得瑞士居留權。申請者須懂得該國其中一種官方語言,並且要熟識當地文化、習慣和傳統,融入當地的生活方式,才能夠成為瑞士人。

而在香港,則所有單程證持有人都可在港居住,港府不會審批,他們7年後都會獲得香港的居留權,成為香港永久居民,除非單程證是以不法途徑取得。

瑞士排斥新移民以至少數族裔的傳統並非始於今天。在1926年至1972年間,政府曾容許並且協助志願組織以防止吉卜賽人的兒童過不時遷徙的生活為名,而將他們送到寄養家庭或孤兒院。即使政府後來致歉,但亦無濟於事,損害已經造成,排斥少數羣體的思想根深柢固,裂痕不是一時三刻就能夠補救。

其實,在今次的公投之中,贊成設立移民上限的選民只有50.3%,比反對者多0.6個百份點,以票數計算,贊成者僅較反對的多19,526票,這是極小的差距,反映共識並未存在。不同州份之間的分歧亦很大,有幾個州份的反對票數超過6成,支持者不足4成,亦有州份的反對者只得3成多,支持票卻接近7成。

環顧全球經驗,很多就重大議題舉行的公投都會設置稍高的門檻,例如規定議題須得到55%或60%以上的票數支持,才能夠通過。

有些地方,更會規定贊成者須佔全體已登記選民(包括沒前往投票的選民在內)總數的特定比率以上(例如40%以上),議題才能通過,以肯定有關的議題是得到社會的廣泛認同。

公投是實踐直接民主的途徑,有助公民監察政府、推動社會革新,更好地保障各種公民都應享有的基本權利。但民主的大前提,是少數羣體都應該跟所有人一樣享有平等的權利,不能單單因為多數人的看法,而濫用「少數服從多數」原則,藉此打壓少數羣體。

雖然瑞士跟香港的情況很不一樣,但亦有值得我們借鑑之處:我們必須小心做好新移民和少數羣體的政策,不能讓社會出現不必要的誤會以至裂痕,同時亦要認真思考公投的意義,否則就會使到公投變成雙面刃,被錯誤地用作煽動矛盾和仇恨的工具。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