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二月 21 2014

鄭司律:當傳媒失陷,香港還剩下甚麼?

原文載於2013221日 信報

李慧玲被封咪並非一次個別事件,由十年前同一條廣播道發生的一連串名嘴封咪,到近年各大傳媒或被易手,直接以撤換編輯,人事更動,刪除專欄等方式明刀明槍地染紅;又或抽出廣告,斷除民營傳媒的收入,暗裏陰乾。無論私營傳媒機構,抑或公共廣播服務也無法自外。
言論自由是社會發展的基石,若果沒有多元的言論空間,我們就失去最後的防線,去監察和糾正政府和私人部門的不公義狀況。李慧玲九年多以來,於商業電台服務聽眾市民,既為了被大陸扣留的程翔,以聲音黃絲帶奔走相告;也為本地弱勢,包括扎鐵碼頭工人罷工、真鐸聽障學生受不合理對待仗義執言;亦在日益肅殺的氣氛底下堅持爭取民主普選的聲音,不隨中共主旋律起舞。

言論自由是社會發展基石
政府近四十年來建立起來廉潔奉公、尊重市民的基礎,受到貪腐和專政文化侵蝕;相較於政府的退步,香港市民反而進步而行,對勞動階層、弱勢社群的權益越發重視。正正是敢言傳媒和開放民風互相配合,政府和私營部門的所作所為才被監察。而當言論空間維持自由多元、廉潔社會才得以維持、爭取普選的聲音才得以不致泯滅、勞工不受資方苛待、市民權益不致受損。
我們都看到,香港這座城市,非但沒有在主權移交後十多年,實踐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並建立一個公平公義的社會,使市民得以享有穩定而不致匱乏的生活;反而,香港人的政府不為香港市民服務,只長期聽命於北京和財團,聽其操控,任由壟斷財團加租加價牟利,市民在物價飛升、產業結構失衡、貧富懸殊、工作環境欠缺保障中求存,卻得不到政府對醫療、教育、福利等應有的社會承擔。

和諧滅聲到最壞的時候
在這個環境底下,為求維持政府的無能管治,自然需要把市民的聲音消滅於萌芽狀態,只要事情不會成為公眾討論的議題,政府和公共機構就照樣失誤,財團就照樣繼續無視社會責任,社會就越難藉此檢視過失,壞事越見復萌。偏幫權貴和諧論調,早於十年前,當北京認為自零三七一後要介入本港事務開始;到今時今日,我們香港人所看見這些千篇一律的報導,根本就發源這十年間官員權貴那些迴重就輕、機械錄音式的答覆。
未來,北京根本毋須再為一國兩制塗脂抹粉,政治層面固之然已是北京直接掌控;經濟層面上,大財團和赤色資本鯨吞土地、壟斷市場、壓榨勞工,市民再繼續忍受高物價樓價租金;社會思想上暗中推出愛國教育,以達致市民甘於服從和認命。在沒有傳媒自由發聲警告之下,這一切北京要毀滅香港的手段,將會更為肆無忌憚地達成;這十多年來有賴傳媒和市民聯手,香港才得以不在溫水煮蛙中淪為北京專制政權的玩物,市民受到不公對待得以被撥亂反正,今時今日,傳媒寒冬前所未有的肅殺,香港人能夠不為傳媒空間站出來嗎?
工黨副主席 鄭司律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