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二月 28 2014

何秀蘭:《法治藍皮書》、真普選、及香港的法治傳統

原文載於2014228日 路訊網

中國社會科學院2月24日發表2014年《法治藍皮書》,社科院法學研究所所長李林在發布會提到,對於行政長官普選中的當選者,中央有權任命或不任命,亦可「退回處理」,必要時可由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李林又稱,關於普選討論有偏離《基本法》的趨勢,此外他並質疑和平佔中有違法治。

李林的身份為社科院的法學研究所所長,而他在發布會談及中央有任命行政長官的最後權利時,亦提到是「從法律意義來說」,任命包括任命、不任命、「退回處理」、以及「其他各種措施」,又強調他是「從法律、法理的意義上來解讀的」。

他又認為,用釋法去解決,比起專家學者討論,比各方面見仁見智爭論,會更好一些。

由去年11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兼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訪港開始,無論是北京還是特區政府,都把選舉包裝為法律問題,今次李林的說法,亦不例外。

可是,在他們的論述之中,經常出現一些法律之中從來沒有出現過的說法,例如,行政長官候選人必須「愛國愛港」,又例如提委會擁有的是實質提名權,並須以機構提名去行使集體意志,還有中央擁有實質的任命權,因此可以不任命行政長官選舉的當選者。

就今次李林指出,任命包括任命、不任命,以及連香港親建制派人士都稱沒聽說過的「退回處理」(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曾反問「退回」的意思「是否要運返香港?」),如果說法屬實,則不任命以至「退回處理」的可能性即使在2017年之前,都一樣存在,但這個可能性卻沒有出現在香港的《行政長官選舉條例》之中。

《行政長官選舉條例》第4條提及行政長官職位出缺的情況,只包括行政長官任期屆滿、行政長官去世、以及 「中央人民政府依照《基本法》 免除行政長官職務」。條文沒有提及中央不任命或「退回處理」的情況。

《條例》第29條更規定,當選的人須被推定為妥為當選,除非該人被法院裁定為並非妥為當選。條文之中並沒有處理到當選者須經北京中央任命後才成為候任行政長官,亦沒提到中央不任命或「退回處理」的話,當選者的當選資格等同無效,更沒提及應由其他候選人補上還是再進行選舉。

由此可見,如果不任命或「退回處理」的可能性存在的話,過往在制訂《行政長官選舉條例》時亦應考慮過,並且體現在條文當中。而既然條文沒有提及不任命、「退回處理」的情況,亦即說明此一情況,是個新提出的「法律問題」。

提出新的「法律問題」,目的是在於要解決確切存在而又不知何故在過去沒發現過的「法律問題」,還是要藉「法律問題」之名,去為2017年實行的「普選」設下不必要的限制?

在新說法、新的「問題」充斥的情況下,港人那有不關注、不緊張之理?如果即將實行的普選為真正普及而平等的真普選,北京中央以及特區政府都開誠布公,香港社會又何須花這麼多的心力和時間去討論,籌備按慎思民主理念去進行的和平佔中?

李林向記者質疑,佔領中環等一些做法,與香港法治社會的傳統不太吻合,跟依法治港、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的精神和一國兩制的原則有些不太和諧。但其實,法治的精神的基要在保障所有人都享有公平和普及的基本權利;而當政府侵害人民權利的時候,它已經破壞了與人民的契約,人民亦不會繼續守這個政府實施的法律。

如果說,佔中有違法治,則實行並非普及而平等的「普選」,其實亦等同剝奪部份港人的權利,令選舉權和參選權不能普及而平等,同樣是有違法治。用人大釋法這種並非司法而是政治的途徑,去解決不是法律問題的問題,亦一樣有違法治的原則。

至於透過和平手段,去爭取一些大家本來都理應享有的權利,兼且參加者都承擔法律責任,則即使有違反惡法之處,也根本不會動搖到香港悠久的法治傳統。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