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二月 28 2014

張超雄:居家安老的真相

原文載於2014228日 信報
能夠在社區之中安享晚年,一直是不少長者的心願。2003年,政府推出「重整長者社區支援服務計劃」,以支援長者居家安老,但眨眼十年過去,到底長者現在是否能真正「居家安老」?
問題重災區:綜合家居照顧服務(普通個案)
在眾多的家居為本社區照顧服務之中,綜合家居照顧服務普通個案服務一直有著不可或缺的角色。普通個案的服務對象,主要是身體機能沒有受損以至輕度受損的長者。只要長者在社區之中生活,並希望得到支援,便可以提出申請。普通個案的服務能發揮延緩有輕度身體缺損長者身體缺損程度惡化,協助處理長者的過渡需要及維持他們自我照顧能力,大大節省未來照顧的成本及醫療開支,是長期護理服務系統內不可缺少的一部份。

如此重要的服務,多年來卻一直未有被政府當局重視。隨著人口老化,長者人口大幅增加,需要服務的長者數目亦不斷上升。截至2013年9月30日,輪候服務的人數超過5100人,輪候服務的時間平均時間亦需五個月,但綜合家居照顧服務隊仍只維持60隊,原因為過往十年當局只小幅度地增加對普通個案的資源。2003-04年度至2012-13年度的撥款累積升幅只有6.3%,而綜合消費物價指數累積升幅則為21.8%,可見調整幅度根本追不上通脹。更甚的是,自1997年起膳食服務就一直維在一餐$10.1的資助水平,試問現在手執$10.1,在香港到底哪裡可以買到一個飯盒裹腹?
2014年1月,立法會長期護理政策小組委員會舉行公聽會討論綜合家居照顧服務。席間,社聯就普通個案的情況,提出分流方案以紓緩過長的輪候隊伍。現階段社聯建議80 歲或以上、個人或家庭支援系統薄弱的長者可獲優先考慮;透過計分制度,將輪候的個案分為兩級,第一級的個案將比第二級的個案可獲優先考慮進入服務。

社聯表示提出分流方案的目的,是希望透過一個劃一的工具表收集服務數據,並以此作為有力的證據向政府增取資源。但收集數據同時與分流安排綑綁在一起,恐怕無助紓緩輪候情況之餘,反而會窒礙有需要長者獲得服務。舉例,以年齡以支家庭支援來判斷緩急需要並不實際:一名65歲長者的身體情況不一定比一位80歲的長者為差,視乎不同的疾病或者老化情況;現時不少長者都是「假獨居」,即雖然與子女同住,但子女可能因為工作原因日間長期在外,根本無法照顧家中的體弱長者,此類的長者同樣需要社區支援服務。非長者的殘疾人士就更會被摒除在服務以外。在現時資源嚴重不足的前提下,被評為次級需要的個案到底需要輪候多久才可獲得服務?以上種種,實在令人擔憂情況只會進一步惡化。
要突破政策的盲點,必須首先認清問題現況的根源乃在於資源不足。現時的家居為本社區照顧服務名林林種種,惟內容重疊,卻又缺靈活性,長者往往難以跟據自己的需要選擇適合的服務。十年過去,長者社區支援服務不進反退,一個全面的社區支援服務模式檢討以及整合實在是刻不容緩,當中包括改善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綜合家居照顧服務、日間護理服務和離院長者綜合支援計劃等。唯有一個整全的長遠規劃圖像,才可真真正正地讓長者安心地居家安老。
工黨副主席 立法會議員 張超雄
Tags: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