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三月 13 2014

何秀蘭:為何要捍衛新聞自由?

原文載於2014313日 路訊網

「新聞自由是自由能否得到保護的根本:因此,它在此州內不應受限。」這番話,是美國立國元勛John Adams(後來成為首任副總統及第二任總統)等人,在為草擬麻省憲法時,寫進該州份憲法第1部第16條的。【註1】

在香港,多份報章在97前易手,由文人辦報變成在內地有商業活動的商人辦報,文人報章風骨不再,但前線記者堅守崗位,以有限的空間揭露高官貪腐、僭建、前廉政專員不當行為等,阻止貪腐蔓延,令港人加倍珍惜新聞自由。

可惜過去17年發生過的事情卻顯示,香港的新聞自由一直都在開倒車。

單計2014年2月,便先有商業電台的時事節目主持李慧玲突被解僱,再有一個月才剛被撤換的《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被斬六刀以致重傷。新聞界罕有地連續兩個星期日發起遊行,反對滅聲、反對暴力、捍衛新聞自由。

同樣在2月,無國界記者公布的全球新聞自由指數亦證明,香港的新聞自由的排名一直在走下坡。2014年香港的排名,在180個地方中跌至第61位,低於台灣、南韓、日本,介乎毛里塔尼亞和塞內加爾之間。

2002年,香港在無國界記者的全球排名之中,排第18位,更高踞亞洲第一。12年間,香港的排名已下跌43位。

為何要捍衛新聞自由?草擬於1779年、並為幾年後《美國憲法》藍本的《麻省憲法》,就已經說明。要是新聞自由得不到保障,大家都應享的言論、表達、集會、以至到日常生活中的各種自由,都會一步步被蠶食。

新聞界在現代社會中,又被稱為第四權,意思是指在三權分立、互相監督制衡的體制之下,新聞界同樣起着監督、制衡的功能,確保政府機關守法行事,不越權,而且亦揭露任何人所做出的侵犯人權所為。

因此,1971年美國尼克遜政府向法院申請禁制令,禁止傳媒報道「五角大樓文件」(The Pentagon Papers),最終亦被美國最高法院駁回。法院認為,國家安全不只包括防衛,還包括自由體制的價值。

法官Hugo Black並指出,「新聞界得到保障,是因為它能揭露政府的機密,並告之於人民。只有自由和不受限制的新界界,才能夠有效地顯露政府的斯騙行徑。」(1971年《紐約時報公司訴美國》一案【註2】)

新聞自由不單要被動地不去破壞,更要大家主動地去保障,因為新聞界時刻都會揭露關乎公眾利益、卻不為當事人想被揭露的事,時刻都會有人想新聞界噤聲、滅聲。

最近發生的事件,由報章的編採人員被撤職、被離職,至到連節目主持都保不住咪高鋒,報章總編輯更加被斬,都說明香港的新聞自由已岌岌可危。而隨之而來,將只是更多違反公義、侵犯人權、打壓公民自由的事件。

註1:《麻省憲法》第1部第16條的原文為「The liberty of the press is essential to the security of freedom in a state: it ought not, therefore, to be restrained in this commonwealth.」

註2:法官Hugo Black的原句為「The press was protected so that it could bare the secrets of government and inform the people. Only a free and unrestrained press can effectively expose deception in government.」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