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三月 14 2014

張超雄:大塊田黎先生的哀歌

原文載於2014年3月14日 星島日報

黎永權先生是一位農夫,過去二十多年,他與太太靠一雙手,勤奮地在粉嶺馬屎埔種菜種瓜,養活了一家五口。可是好景不常,原來他耕作的田地,正好坐落在新界東北發展計畫的中心點。自曾蔭權宣布正式發展該區後,地產商已陸續將區內農地收購及用各種手法逼走居民。在兩年前,有人投訴黎先生霸佔官地,地政署查證後,發現黎先生確實在官地上耕作,於是要求黎先生離場。

  對於黎先生來說,這真是晴天霹靂,因為黎先生一直按租約交租,但事實是黎先生租下的農地,大部分是官地,因此他必須離開。可是,他希望能在新界東北發展前,讓他繼續耕作,直至要發展時才離開。事實上,地政署人員剛到過黎先生家做發展前的人口凍結調查,相信距離實際發展只有三年左右。黎先生非常願意付出市價租金,向政府用短期租約租地繼續耕作。

為了保地 極受困擾

  可是,地政署認為不能作類似安排,必須公開招標才能維持公平公正。地政招標公告表示,不一定以價高者得,並且會考慮入標者過去在使用政府土地的表現,亦歡迎黎先生入標。黎先生滿心歡喜,以為自己過去多年的耕作經驗,加上該土地本來是雜草叢生,在雨季時會變成沼澤,滋養蚊蟲的荒地,憑自己一雙手將它變成有用的活躍農地,持續耕耘十多年,應該在投標上有極大優勢。他以現在農地租金再加一成左右的價錢入標,滿懷希望中標便可解決目前的困局。然而,這年多來,黎先生與家人因農地事宜受到極大困擾,黎太因憂心日後生計而變得消極,常常足不出戶,甚至不願起牀,後來才得知她患上抑鬱病。

  開標了,原來中標的是一家公司,入標價比黎先生高出近十倍,而該公司竟然是在入標前三天才註冊成立的,負責人是一位律師,完全沒有耕種背景。黎先生認為該公司入標價不合理地高,這公司是否與在該區積極收地的地產商有關係則不得而知。

同類情況多直接批租

  其實地政署在過去處理類似黎先生的情況時,曾多次採用直接批租或規範化方式訂立短期租約,而非採用公開招標。本土研究社剛完成的「短期批租土地個案研究報告」指出,○七年至一二年間有五十多宗先佔後租的情況,包括「貨櫃大王」林良成在南丫島的私人碼頭和樂園、李嘉誠的深水灣道的私人花園、鄉議局主席劉皇發的萬呎私家路、「玩具大王」蔡志明擺放三十部豪華房車的車房和巨型鳥籠、鄉議局副主席林偉強於坪洲的霸佔官地的村屋等等。

為甚麼地政總署以直接批地或規範化處理相關個案,而處理黎先生的個案卻選擇公開招標?

  黎先生在這片土地上已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地耕耘十多年,他只希望能多耕兩、三年,完成供養幼子讀書的責任。為甚麼一定要把勤奮的農夫逼走?為甚麼要把僅有的農地變成香港人買不起的低密度豪宅。這還是你和我認識的香港嗎?

張超雄立法會議員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