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三月 28 2014

何秀蘭:粵港融合措施 港人仍被蒙在鼓裡

原文載於2014328日 路訊網

早前有報章報道引述政府內部文件,指出政府正計劃在廣州南沙設立一個面積廣達50至100平方公里、可能比香港島更大的「香港園」。報道提到,園區將設公共房屋、安老院、骨灰龕、回收業用地,以至「離岸購物城」。當局最初否認構思,其後卻又改變口徑承認曾經探討,但發覺不可行,因此已沒有跟進。

透過政府政策和公共資源推動,去把被當局界定為「低增值」的香港人、「低增值」的行業,放逐到香港以外,固然涉及人權和倫理的問題。此外,在香港以外要實行香港的稅制和法律,卻又同時間繞過立法會和政府內部各審查部門的監察,亦只會令「被遷移」的基層人士和不受歡迎行業變得更邊緣、更弱勢。

雖然不少香港人都是早年由內地移居香港,又或是移民後代,但大家如今都是香港的一部份,法律上大家都有居留權,享有公民權利,絕不應該因為被政府定義為「低增值」就要「被遷移」。


而可能存在的更大問題,是在園區之內「一國兩制」和《基本法》都未必適用,香港的法律如何在該處實施,以至到整套的法律制度和司法系統的運作都屬未知數。被轉移到當地的香港市民和行業,到時候日常生活和業務運作中應該遵 行的,應該是內地還是香港的法律?此外,人口「被遷移」亦會導致兩地的邊界模糊化的結果:基層的、弱勢的,被當局直接送到內地,而餘下所謂「高增值」的,亦須更倚賴「服務內地」去生存。到最終,問題已不限於「一國兩制」和《基本法》在園區內是否適用,更牽涉到「一國兩制」和《基本法》在香港本身的範圍內能否得以繼續,會否因為融合而導致越來越多的行事標準和規定都要遷就內地的一套,而不是以兩者之間的較高者為準,不是以「一國兩制」原則和《基本法》的規定為準。

這種把邊界模糊化的構思,並非始於今時今日。2011年初,港府便曾聯同粵、澳推出《環珠江口宜居灣區.建設重點行動計劃》,把香港納入珠三角的規劃,涉及交通、保育、新發展區等多方面,但當局僅低調地公布,又設下只得27天的極短諮詢期(包括周末和農曆新年假期在內),效果是減少社會反彈聲音。

2010年初通過撥款興建的高鐵,其實就是將兩地融合加速的工具。例如的園區選址南沙,便是因為有高鐵的接駁,而得以縮減與香港之間的車程所需時間。高鐵通車之後,恐怕只會有更多把港人和香港資本轉移到珠三角的構想,邊界只會變得越來越模糊,「一國兩制」和《基本法》變得越來越無關重要。

當局最初發出新聞稿回應報道稱,特區政府沒有租地的構思,亦沒有就設立園區南沙向香港與內地經貿合作諮詢委員會提出過任何構思或建議。但一天之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卻表示,在「一國兩制」原則下、香港的法律體系之下,以及粵港合作機制框架下,不少構思或建議在實際上不可行。

邊界模糊化對港人來說,絕非小事,政府當局卻僅以「已經沒有作出跟進」輕輕帶過,並無意向公眾認真交代究竟探討過些什麼、循哪些方向探討等內容細節。跨境融合究竟會如何發展,以至到新界一帶的村莊、田地、港人的後花園會變成怎樣,港人都仍跟3年前「宜居灣區」推出之時一樣,被蒙在鼓裡。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