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三月 28 2014

張國柱:六刀之後的香港新聞自由

有網友說,砍在劉進圖身上的六刀,也全砍在香港人的身上。我很有共鳴。

香港近10年被整肅的傳媒工作者,全部是受市民歡迎的名嘴或時事評論員。劉進圖遇襲,亦與他參與揭露重大社會事件有關。其實,傳媒在現代社會的功能,早已經遠遠超出了「準確報告新聞」這個基本功能。現代傳媒發展的一個轉捩點,其實就是市民開始在報紙寫文章發表意見、討論社會事務而開始的。這種發展,令報紙成為一個公共領域,直接促使例如美國這些國家,最早發展成為一個民主、文明、有較開放社會制度的地方。

言論自由的重要之處,是讓傳媒架起一個發聲平臺,讓社會中本來互不相識的人溝通紛紜的見解。其實,這種社會中人與人之間的自由溝通、了解、協力,應該是所有政府夢寐以求的目標,因為這樣能夠促進社會凝聚力,是一個社會發展的基礎。現時香港這些報紙上的評論、收音機的烽煙節目,其實是扮演著凝聚社會的角色,讓社會不同階層的人都可以參與其中。看似紛擾、尖銳的社會聲音,其實是一個文明社會非常寶貴的財富。關鍵,其實在於政府怎樣有效回應這些民意,將他們轉化成為擬定政策的根據。

新聞自由,是現代社會經過二百多年慢慢形成的核心價值。在全世界進步的國家,新聞傳媒被認為是政府行政、立法和司法之外的第四權力,其基本概念是:一個社會如果沒有強而有力的新聞監察,政府和社會就會腐敗,就不單止安定繁榮無望,社會亦只會動盪不止。

一個社會在安定繁榮的時代,講起「言論自由」這四個字時,都好似理所當然;因為當社會上的根本價值與不同階層市民的權利沒有太大的衝突的時候,做到求同存異比較容易,在一些小分歧上也比較容易妥協及包容。但在今時今日的香港,政府政策失誤頻繁出現,社會公義不彰,資源分配不公,傳媒這個公共平臺的社會角色就更加顯得重要。如果香港新聞自由死了,香港的未來亦只會是死路一條。

立法會議員張國柱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