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四月 04 2014

何秀蘭:信任與質疑之間看上海之行

原文載於201444日 路訊網

我將聯同張國柱議員代表工黨在四月十二日在上海與中央政府官員會面,希望屆時可以就政改開展有意義的實質對話。


市民對民主派參加上海之行反應不一。有人認為這只是大戲一場,等如向北京屈服叩頭,接受統戰;有人覺得應該積極盡量爭取,就算只有萬分之一的可能,不要放過任何一個機會。無論意見是反是正,兩者均顯示港人不信任中央政府,簡單至打開對話,也抱高度戒備或悲觀態度。

取得人民信任,是政府管治的起碼條件,若人民不信服政府,無論林鄭月娥如何溫言軟語,也難以推行政改。冰凍三尺,當然非一日之寒,中央政府幾番「釋法」,改變基本法條文明顯字義,以「決定」、「聲明」等文件加入新條件限制基本法寫好的政改程序,有這些自毀誠信的先例,加上近來建制中人先後表示須要控制選舉結果,港人當然質疑這次政改的目標只是沒有真正選擇的投票。亦正因為不信任,故此市民支持公民提名突破篩選,縱使政黨提名才是絕大多數民主國家採用的提名程序。

其實以確立的程序、制度去處理公共事務,源於對官員的不信任,才有種種機制去監察制衡行使權力的人。但建制中人往往建議民主派以妥協換取北京信任。在基本權責層面,已經本末倒置。

或許北京相信「良善的獨裁」,要求人民毫無懷疑絕對信任,是有效的管治方法,但事實證明維持獨裁政權總要犧牲人民的自由,總要用強權傷害受屈的申訴人和有覺醒的人民,亦有太多擺在眼前的事實證明獨裁管治之下貪腐蔓延,因為沒有批評監管,以為能夠「良善」的獨裁最終淪為邪惡。追源溯始,人民對政府的信任不能沒有條件,這條件就是要有可以更換政府的民主選舉。

要在香港建立民主政制,首要條件是北京解脫自己的心魔,開放接受港人批評監察特區政府,由港人決定香港特區事務。但在這一刻,北京與追求民主的港人立場可謂南轅北轍,一趟會面最多可以開啟溝通,絕無可能解決分歧,何況,現在連是否單獨與民主派見面也未有具體安排。

北京與香港各有不同的政治文化。我們覺得與其在飯桌或酒會打開溝通,不如確立時間、議程,在會議室內進行實質討論,北京破格預先宣布出席商討政改的官員名單,但對是否單獨與民主黨派議員會面卻以不確定也不反對為回應,最後是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大力保證應可達到我們對會面安排的三點要求。上海之行於是成為將來可否建立互信的驗證。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