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四月 11 2014

何秀蘭:23條立法權在特區

原刊於:http://forum.hkej.com/node/111987

2199 基本法委員會內地委員饒戈平接受《紫荊》雜誌專訪,提到23條是香港承擔維護國家主權、國家安全的義務。他並質疑,全面實施《基本法》應該包括對23條立法的實施,不能採取一種選擇性的實施,喜歡的就實施,不喜歡的、看不上的就放在一邊,更提出把內地的《國家安全法》在港暫時試用。

饒戈平身兼北京大學法學教授。如果說他不知道香港已經有法律條文禁止叛國、煽動叛亂、洩露官方機密等行為,相信沒有人會同意。然而,在訪問之中,他卻將香港說成沒有履行《基本法》所規定的義務,更反過來指稱23條被潑了污水、被污名化、被妖魔化。

實情是,香港現行的法例,例如《刑事罪行條例》、《公安條例》、《社團條例》、《官方機密條例》,都已經有相關的條文,這些條文都沒有因為1997年的主權移交而被廢除。當然,這些舊有條文亦有不合事宜之處,應該按保障人權的標準修訂以至廢止。

饒教授稱23條被污名化。但其實將23條污名化的,不是別人,而是當局。例如,2003年的草案條文中,「隱匿叛國」同樣被列為罪行,例如連不知情下無意觸及關於國家的資訊都有可能被捕,會令市民極大擔憂,而「管有煽動刊物」、「處理煽動刊物」均被列為罪行,更是不必要地干預言論和出版自由。

事實上,當年的草案條文並不只限於禁止實際行動,甚至連言論和思想,都會有可能被指為顛覆、煽動,造成言論入罪、思想入罪。「隱匿判國」更會將知情不報視為罪行,導致株連入罪。

此外,當年特區政府急於立法,沒有充份地諮詢公眾,堅拒以白紙草案諮詢,有違正當的立法程序,例如在諮詢期尚未完結之時便已指示律政部門如何草擬法例,在諮詢所得的意見尚未歸納就已經跳到結論指公眾認同立法。面對政府粗暴立法的手法,市民自然會感到不滿。

饒戈平在訪問中稱,為不使國家的權益受損,可以把內地的國家安全法在港試用,或由中央制定一個暫時適應香港的安全法。這些說法,無論饒戈平是以其公職還是學者身份發表,都不恰當。

《基本法》第23條一開首就列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其中必須注意的是「自行」一詞。

既然饒教授認為實施《基本法》不能選擇性的實施,喜歡的就實施,不喜歡的、看不上的就放在一邊,那麼為何談到維護國家安全,就可以將「自行」一詞放在一邊,由中央去為特區立法,把內地的國安法引伸到香港,又或由中央去為香港制定國安法?

政改諮詢中,連官方立場都表明須要求行政長官候選人須「愛國愛港」,更將「愛國愛港」的要求說成「不言而喻」,目的其實就是把中央不接受的候選人排拒。而在香港正就政改諮詢之時,要求就23條立法的聲音不時傳出,只恐怕是要令市民因恐懼而自行滅聲。即使落實「普選」,公民權利和自由都會不保。

工黨立法會議員 何秀蘭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