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四月 18 2014

譚駿賢:復活節假應該很高興,但……

原文載於2014418日 信報
今天是復活節假期第一天。對基督徒來說,今天當然是重要日子,上聖堂做崇拜,幾天假期就是與教會教友共渡,反思基督復活的意義。即使你不是基督徒,一連四天假期,可一家大細來個短程遊,又或留港親子,享受一家細的天倫樂﹗所以,今天應該很高興的——但係,並非所有人都分得享﹗
誰偷走了我們的假期?
眾所周知,年曆上顯示這幾天都是「紅日」,打工仔女理應都有假放,就像中秋、端午及聖誕節一樣。然而,事實上卻不然﹗除了復活節這三天外,加上佛誕節及聖誕節翌日共五天年曆上的「紅日」,並非所有僱員有假可放的,即使開了工,老闆沒補假也沒違法。為何出現這種假期的「一國兩制」呢?為何有人有得放,有人會無得放呢?誰偷走了沒假放的打工仔女的假期呢?

按照《僱傭條例》(坊間稱為勞工法例)規定,每名受法例保障的僱員每年都可享有十二天法定假期(簡稱勞工假),包括中秋、端午、重陽、七一回歸、十一國慶及初一二三等,僱主必須發放這十二天勞工假予僱員,即使當天開了工,也要儘快帶薪補假,若僱主不發放有薪勞工假予員工,一經檢控及定罪,可被罰款甚至監禁。
可是,同一本法例,同一段章節,條文卻指出有五天公眾假(即上引五天),僱主可選擇放或不放予員工,意思即是,僱主放給你就是寬宏大量,不放給你卻是有根有據的,請你別吵﹗結果是,可放取這五天公眾假的僱員,多是公務員及資助機構以及大集團大機構的員工,其他僱員則多無緣問津。
殖民年代的惡俗
年紀稍長一點的,大概都知道這五天公眾假其實有一個「花名」叫「銀行假」,原因是過去只有像銀行這樣高尚的職業才可放取這五天假。「銀行假」vs「勞工假」,這名稱對照出來的意像再清楚不過吧——從事洋行、公務員、銀行的洋人或高等華人的「白領職業」對比從事「藍領」「老粗」多由低層華人才做的職業——白領放銀行假,藍領放勞工假,階級分野,夠清楚了吧﹗

當然,過去這種殖民地年代殘留的階級惡俗,到今天已多少有點轉變——但不是轉好,而是轉壞。過去白領藍領的分界,今天已不大適用,因為今天不少過去被稱為白領的工作,如在銀行從事銷售員的,也需要在公眾假期開工。尤其在香港經濟結構已轉為服務業主導的今天,開多一天舖就賺多一天錢,尤其酒樓零售主題公園等,全年無休,賺過盤滿砵滿,試問怎會讓員工放幾天假讓銀紙白白從口袋裡溜走?
所以,政府雖然沒提供統計數據,但相信可放取五天銀行假的僱員,不出是政府及資助機構員工,加上大機構大集團的中上層員工而矣﹗不少「白領」、藍領及服務業僱員,今天還是要上班的﹗
假期也是政治問題
由是,公眾假安排與殖民年代階級森嚴的社會型態密不可分,亦與今天大財團主導的政治制度與格局分割不了。所以說,我們的假期,原來也是一個政治問題﹗

有趣的是,兩年前所謂特首「選舉」期間,代表財團利益的唐英年反而對劃一公眾假與勞工假在政綱中有所著墨,並提出當選後會逐年收窄五天假期的差距。相反,一直標榜自己敢於得罪大財團,並為低下層謀福祉的梁振英,卻對此問題連踫也不敢踫﹗所以呢,當年以為唐梁一個代表上層一個代表基層的人,恐怕只是一場美麗的誤會,他們的分別,可能僅在於某人代表一線財團,另一人代表侍機反擊的二線財團罷了﹗
既然假期是政治及階級問題,也得透過政治去解決﹗今天無假放的,又或者即使你有得放,但因另一半或親朋好友沒假放而看不過眼的打工仔女,是嘗試組織起來向統治階級及其代表的財團利益要求公平對待的時機吧﹗
工黨副主席  譚駿賢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