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四月 25 2014

何秀蘭:關心性小眾議題十多年

原文載於2014425日 路訊網

關心性小眾議題十多年,但其實我對跨性別朋友變性過程的認識非常貧乏。性別認同有障礙的朋友是小數中的小數,弱勢中的弱勢,他們的壓抑困擾比同志更大,因為情況涉及身體結構,絕少人願意公開剖白關乎性徵或性器官的生理私隱,故此公眾對跨性別人士的心理生理狀況的理解可謂近乎零。

直至已經完成變性手術的W小姐在終審法院勝訴,正式取得政府確認的婚姻註冊權利,法院裁決當局應在一年之內修改法例,社會才開始關注跨性別人士。

但關注不等於同情接納,排山倒海而來的是恐懼和更大的排斥。因為不了解案情、不了解立法程序、不了解裁決的精神、不了解跨性別人士的心理生理狀況,許多本已不接納不同性傾向的人士擔心法例修訂通過之後,等同大開綠燈給同性婚姻,因而動員家長教友反對修改法例。

終審法院的裁決本已非常溫吞,只是按W小姐的實際情況,裁決當局應以法例修訂確認已完成全套變性手術的人士以重置的性別與異性註冊結婚的權利;裁決並敦促當局參考英國的Gender Recognition Act《性別確認法》建立一套確認變性人士重置性別身份的機制,讓沒有進行變性手術的跨性別人士也可得到重置性別後的法律地位。

選擇改變性別源於性別認同障礙。我們之間有少數人心理上不能接受自己的生理性別,不喜歡身體的性徵,甚至去之而後快;亦有人出生的時候已是雙性人,身體兼有兩性的特點,醫生乃按性徵的多寡為嬰兒割除器官,生理上成為單性人,但長大後才發覺心理認同另一個性別,於是尋求醫療程序改變性別。

變性是重大決定,不能逆轉,不可兒戲,所以變性過程必須經過心理專家連串評估,確定成為變性人的心理狀況許可才開始服食賀 爾蒙療程,持續評估變性人能否適應新性別的生活,才進一步實行切除器官和重置新性別的器官。全套手術嚴重影響身體,並非每個人的體質都可以承受,極端例子竟經歷過20次手術之多,手術後需要長期服用止痛藥,非當事人很難想像變性人遭受的生理痛苦,但跨性別人士活在一個他們不能接受的驅殼,對自己的厭惡推動他們多次躺上手術台。

英國的《性別確認法》不強制跨性別人士完成全套手術才獲得新性別的法定身份,只要尋求變性人士以重置性別生活最少兩年,得到由醫生、心理學家組成的Gender Recognition Council確認,便可在身分證明文件更改性別。若要在香港更改身分証上註明的性別,需要完成全套手術,令只進入賀爾蒙療程的人士的身體外貌與法律文件的性別不相符,以致他們向僱主提交身份証明文件也被質疑,令他們成為社會上最邊緣的人群。

跨性別人士是極少數,卻不是怪物,更加不是傷風敗德的罪人,可是,不認識跨性別人士的人卻擔心變性人破壞家庭傳統結構,擔心共用公共更衣室時受到性侵犯,基於這些沒有基礎的恐懼而要求不幸的小數繼續生活在不幸之中。

其實最值得我們珍惜的傳統是愛和尊重。我們每個人出生的時候都是父母珍愛的子女,不管是心理或生理上是男、是女或是雙性,我們都應該互相愛護扶持,共建一個人人可安身立命的社會。我希望今天保守人士對跨性別人士的恐懼排斥只是源自不理解,我和大愛同盟的盟友絕對願意協助大家認識跨性別人士的實況,用愛心關懷替代恐懼。

註:

1.跨性別資源中心主席Joanne Leung在立法會的發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4vXdzYdDRo

2.歌手何韻詩(大愛同盟創會成員)在立法會的發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Ap__o86kSs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