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四月 25 2014

張超雄:遠水難救近火的監護制度?

原文載於2014425

最近有一位智障人士家長分享,孩子因為牙痛難當,因此趕忙帶往牙醫處檢查。檢查過後,牙醫竟然向家長索取監護令,原來孩子已年滿十八歲,在法例上是一個獨立個體,因為牙科手術要進麻醉,有一定風險,必須要簽署手術同意書,如家長沒有監護令,就不能代替孩子同意進行手術。家長這才明白,原來在香港現行法例下,即使是智障孩子的家長,在孩子年滿十八歲後亦不必然成為監護人。

自十九九九年二月起,香港通過了《成年人監護令法規》,監護委員會負責年滿十八歲或以上的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委任監護人,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包括如智障人士、認知障礙症患者或中風等人士,而被委任的監護人可替當事人於醫療、財務及福利包括居住、日常生活及訓練等事宜作決定。

根據《殘疾人權利公約》第十二條,殘疾人士在法律面前獲得平等承認,因此,即使是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士,亦應當享有行使法律的權利。監護令的目的,是保護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成年人,促進他們的福利和利益,但同時亦需尊重當時人的權利、意願和選擇。因此,監護委員會一直強調如有其他非正式的安排能滿足當事人的特定需要,便不應隨意申請監護令。

事實上,監護令亦只可以在特定情況下才可以進行申請,如涉及當事人的居住安排、醫療指示、小額財務管理等事宜,而監護令亦非無限期批出,所有個案都會自動於監護令屆滿前被覆核,以監察監護令沒有被濫用。這樣的安排原意當然是希望保障當事人的最大福祉,但制度與現實情況未能接軌,便衍生了不同的問題。

有一位智障人士的家人曾經分享為年事已高的智障親屬申請監護令的經歷。當時人患上慢性疾病,由於手術屬非緊急治療,醫生要家人取得監護令後才可施行手術,監護令的申請到審批,費時數月之久,最後家人獲為期一年的監護權。覆核之時,監護委員會考慮到當事人身體狀況並無大礙,故決定撤銷監護權。惟家人慨嘆,當事人年紀漸長,健康毛病漸多,如需待事發才可申請監護令,遠水難救近火,實在令人擔心。

無疑,尊重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的權利、意願和選擇是一種普世價值,而現實上,我們的確無何避免地需要採取措施去保障他們不受到惡意的剝削,但若往往需要到問題發生的時候才介入保障當時人,又是否真正確保其最大的福祉?如何在兩者之取得平衡,正正就是整個監護制度最值得關注的地方,無奈現時社會大眾對成年人監護制度的認識不多,因此討論聲音較少,更難在以上議題取得共識。在未來的日子裡,香港的成年人監護制度仍有待進一步探討。

工黨立法會議員 張超雄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