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四月 25 2014

張超雄:香港為何容不下一個夜市

 原文載於2014年4月25日 星島日報

香港,為何容不下一個夜市?我在想。

最近,一群在上水擺賣的小販遭到連番驅趕,被稱為「近年來最暴力打壓」,引起社會及網民關注。小販們在連接上水火車站及彩園商場的行人天橋擺賣,糖水、炸大腸、碗仔翅、魚蛋、腸粉、油渣麵……形成一個非常熱鬧的「夜市」。據小販及居民憶述,「彩園夜市」已有二十多年歷史,全盛期有近五十多檔;可是,自領匯於數年前收購彩園商場後,打壓及驅趕行動不絕,令「夜市」變成「走鬼場」。小販每天都提心吊膽,由天橋上趕到天橋底,再由天橋底到被拘捕,經營的空間愈來愈少,可說已走投無頭。一個在香港僅存的「夜市」,即將面臨滅市。數年後,我們還能在街邊車仔檔食串魚蛋、食碗艇仔粥嗎?

生存空間逐步收窄

香港自一八四七年推動小販牌照制度,後期將小販分為固定及流動兩種牌照,二○一三年,固定小販牌照約有五千九百七十九個,流動牌照則只有四百五十五個,而牌照數目逐年下跌,由八十年代的二萬多個,到二○一○年的七千一百七十一個,下跌至今年的六千四百三十四個。政府推行的小販政策是「自然流失」、「管理」及「檢控」,首先,政府沒有規劃及增加街上的固定攤位,固定牌照的牌主則只能「繼承」或「轉讓」一次,流動小販更是不容許「繼承」或「轉讓」,在這種安排下,小販牌照只會有減無增。而食環署表示,「對於售賣熟食的無牌小販,小販事務隊會採取嚴厲的執法行動」,亦列出黑點,指明在採取檢控行動前不會提出警告,二○一三年,就無牌小販被定罪的檢控個案共有二萬六千多宗。小販的生存空間,就在如此政策下被逐步收窄。

還記得,今年農曆新年期間,熟食小販在深水埗、旺角、上水等地區空群而出,市民蜂擁而至,喜氣洋洋,好不熱鬧,平日政府關心的食物安全、阻街塞路、環境衞生問題,通通為市民所容許接納。容不下小販的,到底是市民,還是政府?現在,市民要經營熟食生意困難重重︰在街鋪嗎?連每天排長龍的北角「13座牛雜」也不敵貴租,轉戰台灣夜市;到商場嗎?領匯續租的機會也不給予小商戶;即使在公共空間,也只能被不斷趕絕。

政府選擇性執法

政府經常聲稱,因「收到投訴」而採取行動,但這種回應效率實在是遠超其他議題,不論你投訴無障礙設施問題、投訴領匯趕絕問題等,都不會有這種即時、頻密的回應,政府事實上是選擇性處理投訴的,亦是有意地縮減小市民的營商空間。小販擺賣,或會造成一些影響,有小販車,通道會收窄一點;有人聚集,聲音會稍多一點,但這並非市民不能容許接納的;反之,領匯及房署為了驅趕小販,改道塞路、加裝鐵柱、圍板封場、增加工程,現在通道比以前更狹窄、地方比以前更擠逼,都不是市民樂見。

每當我們走到台灣,都會光顧著名的士林夜市、逢甲夜市,南韓、新加坡、泰國等地的夜市更是必到的旅遊點,但是,聲稱積極發展旅遊業的香港政府,卻只懂力排眾議發展大嶼山、移山填海去興建購物城、人工島、高鐵等大白象工程,卻容不下一個上水夜市,所謂何事?

張超雄立法會議員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