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五月 09 2014

張超雄:殘疾人士的住屋困境

 原文載於2014年5月9日 星島日報

住劏房慘,殘疾人士住劏房,更慘。

劏房環境惡劣、租金昂貴、危機四伏,基層的住屋情況相當惡劣,而殘疾人士居於劏房的情況更是令人悲痛。最近,我探訪一位居於土瓜灣的聽障女士,與七歲侄子同住一間數十呎的板間房,問及有否申請公屋,她便傷心痛哭,通過手語翻譯,表示她沒有監護權,只能以單身申請,已有五年卻未有回音。聽障不但令她難與鄰居溝通,不時發生衝突,更曾試過在住所發生火警時因聽不到警鐘,鄰居拍門也不知,險被燒死,幸有侄兒提醒逃生。

完全失明逼住劏房

另一個案是完全失明人士,因家庭問題遷出獨居,租住百呎劏房,她靠做按摩維生,每月收入只有五千元左右。一般唐樓劏房實在不適合一位失明女士,她有一位失明好友曾在返家時被匪徒拖至後巷非禮,幸好她掙扎逃脫,但警方因她根本沒法辨認襲擊者而沒有受理;所以她寧願花上大部分收入,節衣縮食,以近四千元租上有升降機的大廈單位。大廈晚上八時後沒有保安,偶爾夜歸,有陌生人緊隨更是膽戰心驚。

殘疾,是個人的不幸,政策的介入卻可減少殘疾者的痛苦。可惜,她們兩位都是在公屋非長者單身人士的隊伍輪候。現時非長者單身輪候個案超過十二萬,但房委會限制每年編配二千個名額給予單身人士。以四十歲人士為例,動輒需要等待八年才能進入編配程序,實在難以想像還要繼續留在劏房及板間房多久。她們都曾向社署申請體恤安置,都被拒絕不止一次,這亦是不少殘疾人士的經驗,或被指沒有逼切需要,又或欠缺醫療證明,令他們繼續蝸居劏房。政府雖然聲稱體恤安置並無上限,但房屋署過去每年只會預留約二千個單位作體恤安置,或會因額外需求增加數百個單位,但這個限制無疑對前綫社工造成壓力,讓不少有需要的個案被拒絕申請體恤安置。

放寬體恤安置限制

殘疾人士面對多種住屋困境,若申領綜援,以單身人士為例,每月只有一千五百三十五元的租金津貼,必須以生活金補貼,緊縮開支,才能租住一個勉強可以入住的單位,但情況也相當惡劣;若是有工作,工資一般有限,今年復康會發布研究報告,訪問了過千個殘疾人士及長期病患者,在職受訪者的收入中位數為七千九百元,比同期全港入息中位數的一萬二千元,少三成有多,而殘疾人士使用在醫療、購買復康用品、使用照顧服務等支出,每月超過二千元。收入少、支出大,還剩下多少錢可以租房?

另一方面,輪椅人士更是不能進入狹窄劏房,必須租住有電梯的整個單位,租金動輒七、八千元,花上大部分的收入作為租金,生活捉襟見肘,但可能已超越入息限額,無法申請公屋。面對殘疾人士的特殊住屋困難,政府應盡快檢討公屋政策,放寬體恤安置限制、調高殘疾人士的入息限額等,讓單身殘疾人士優先配屋,解其燃眉之急。

張超雄

立法會議員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