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五月 30 2014

何秀蘭:財案不符民意 剪布無補於事

原文載於2014530日 路訊網

執筆之時,立法會仍在處理財政預算案的1192項修訂,每一項修訂需時約1分30秒,包括主席邀請議員提修正案,議員正式讀出修正案編號,通知議員投票響起1分鐘的表決鐘聲,主席宣佈投票結果。就算運作十分流暢,今年預計仍需40小時方可完成。

若有市民在立法會網頁看網上直播的會議的情況,相信不消15分鐘已熄機轉台。確實,過千項修訂是有重覆累贅之處,修訂亦肯定不會獲得功能組別同意通過,若某些服務開支被削減甚至被完全取消的話,該項服務將無以為繼。連提出修訂的梁國雄議員也在發言中確認;以修訂進行拉布是荒謬的,但在這荒謬不公義的政制之下,亦唯有用荒謬的方法表示不滿。
財政預算案是政府施政的重要文件,甚至比行政長官的施政報告有過之而無不及。施政報告向市民交代來年的行政措施、立法建議。而新政策能否有效落實,還得看財政預算案除了有足夠金額撥備直接用在市民身上之外,還需要在考慮落實新政的同時,審視既有政策是否受到影響,或是否應該去蕪存菁;財政預算案亦交代過去的經濟表現,評估為中短期經濟發展走勢,並規劃長遠經濟發展方向。整份財政預算案約有1500頁,若能夠掌握其中的脈絡思維,必然已對施政方向瞭如指掌。但每年社會只有一個半月的時間討論財政預算案,立法會能夠就財政預算案與官員討論質詢的時間亦不足35小時。


以今年為例,財政司司長在2月26日宣讀財政預算案,翌日到立法會接受議員2小時的提問,進一步解釋重點,議員則需在10日之內提出書面質詢,司長辦公室、各政策局、法定機構和行政長官辦公室在3月31日至4月4日以不足31小時會議接受議員口頭提問跟進書面質詢,撥款條例草案在4月9日的立法會會議上恢復二讀,各議員有15分鐘時間發表意見,約17個半小時,官員則在隨後一星期大會上答辯,隨即進入逐項削減開支的修訂階段,在議員就所有修訂發言完畢並逐項投票之後,議會便進行三讀投票,通過或否決財政預算案。

以一份關乎政府全年運作,涉及3300億經常性開支的文件而言,實際討論質詢的時間只是稍微多於一個工作週,過程難稱得上細緻。但政務司司長已聲言議員提問過多,影響公務員正常運作,並建議將書面問題數目限在4500條之下,比今年提出的6800條大幅減少三份之一。在議會運作層面而言,一年一度就財政預算案的書面提問是議員監察政府的有效機制,以往揭發湯顯明貪腐送禮、當局胡亂銷毀檔案,聘請有角色利益衝突機構做顧問研究,都是透過書面提問和在31小時的會議上找出的結果。但官員卻連行之有效的書面質詢也想減省迴避,對議員提出設立全民退休保障的要求更加不想認真回應了。

按基本法設下的限制,議員沒有增加開支的權力,例如制度上不容許議員為推行小班教學撥出較多教育經費增聘老師,但議員卻有權提案削減開支。於是在多年與當局商討而仍然不能落實小班教學之後,議員唯有提案削減局長薪酬以示不滿;遇上政府完全不回應的議題如全民退休保障,部份議員便以提出大量修訂的方法向政府施壓。

官員面對拉布和議員的挑釁,當然滿不是味兒。近日梁振英及一眾官員的言論均衝著梁國雄拉布而來。然而,梁國雄的行為絕對不能視之為個人行為,不應該以孤立打壓去處理。梁國雄已是第三次出任立法會議員,每次均在新界東高票當選,由他的得票率推算,全港認同梁國雄的市民達20萬之數,官員可以不喜歡梁國雄,但絕對有責任回應支持梁國雄的20萬市民,不能視市民訴求而不見。如果官員以為用嚴厲批評孤立激進議員便可以解決拉布引起的困難,不作反省,實在連掌握問題何在的能力也沒有。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