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六月 13 2014

何秀蘭:港人要珍惜表達意見的自由

 原文載於2014年6月13日 路訊網

國務院新聞辦發表了《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一份25,000字文件是基本法中港關係部份由北京單方面的解釋,一國兩制之下的高度自治越見萎縮,北京明裡暗裡將香港拉向一制的用心越來越明顯。


對早被北方拉攏入人民大會堂的人,如范徐麗泰等而言,白皮書只是將北京期望發生的事情再寫一遍。確實,裡面除了部份新字眼的可疑僭建之外,大部份都是北京多年來希望實現的一國,但不是包括法律專業在內的香港人對基本法的理解。事實是:白皮書所描繪的一國與基本法所寫的一國兩制相距甚遠。其中最受關注的一點是香港人珍惜的司法獨立。

白皮書要求香港各級法院法官「承擔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職責」,明顯要求法官負起政治責任,與香港人一直信任的司法獨立自主是兩碼子的事。

大家猶記得23條立法,爭拗點正是何謂損害國家安全。我們認為應以現時刑事罪行條例禁止的行為為本,例如非法藏有或偷運入口軍火槍械,但政府列出損害國家安全的罪行竟然包括以言入罪,以思想入罪,並確認株連無辜,規定必須舉報為法律責任。現在白皮書舊調重彈,要求法官維護國家安全,將來法院又如何有權力維護新聞言論和表達意見的自由?

大律師公會的專業立場更徹底,根本不同意將法官視為治港主體的部份,認為法院應該獨立於行政機關。因為唯有如此,才可以公正裁決與政府施政有關的訴訟,確保普通市民有可供信賴的渠道,以司法覆核挑戰政府不依規程法律辦事;亦唯有如此,才可以阻止官員濫權損害公眾利益。

香港人眼見內地維權人士如趙連海,不過是追討官司敗訴一方落實法院判令賠償,也被判罪成,香港人看在眼裡,當然憂慮香港喪失司法獨立,當然擔心法官成為政治工具。

北京以白皮書為民主法治蓋棺,兩制餘下的只是剝削基層市民的資本主義,弱肉強食的競爭與政治特權合體,正是許多社會不公義的根源,亦正是我們要以民主政改消除的貪腐。

特區成立17年,理應是脫離殖民地政府管治,可以在我城我地開拓自主空間,讓香港人發揮所長,現時實況卻是二次殖民管治,香港人仍然不能自由創造自己的未來,我們除了勇敢地走出來爭取民主之外,別無選擇。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