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十一月 27 2017

張超雄:製造就業貧窮的政府外判

 

  扶貧委員會最近公布香港貧窮人口創新高,其中就業人口在政策介入後仍有百分之八屬於貧窮,相信大部分為散工和拿最低工資的基層員工。目前領最低工資的僱員只佔就業人口的百分之一點八、約七萬人。我們有理由相信,其中超過一半為政府的外判工人。換句話說,其實是政府在製造就業貧窮!問題的根源,就是目前極不合理的招標制度。

招標制度 重價錢

  目前政府部門的採購服務如涉及僱用大量非技術員工,大多會採用評分制度去審批標書。三大外判員工部門(房屋署、食環署及康文署,合共近五萬五千名員工)的評分比重,是三成技術,七成價格。這樣的評分準則,無疑是鼓勵入標者無所不用其極地壓低成本。然而,這些合約最大的成本就是員工的薪酬待遇,導致大多數的工友只領取最低工資。政府曾表示三成的技術評分是包括工友的工資及工時,而且各部門是必須考慮這兩方面。但是各部門的評分指引中,工資佔總評分只有百分之二至三,這根本沒有誘因令承辦商去改善工友待遇。據一二年有關政府外判服務的調查,有百分之八十的合約都是給予最低的及格投標者,說明了現時的外判是「價低者得」。

  作為過渡,政府應該立即改變當時大多數部門採用「三七比」的評分準則,達到至少「五五比」,即一半技術,一半價格。作為有責任的政府,固然需要審慎理財,但是亦必須確保服務市民的質素。現在的政府就是不負責任,「重價錢,輕技術」,苦了工友之餘,亦苦了市民。相信不論是目前外判工友的待遇,或是外判服務的質素,都不是市民所樂見的。經常與香港比較的新加坡,當地政府同樣使用「三七比」,不過是「三成價格,七成質素」。香港政府在學習新加坡設立「公務員學院」之前,應該學習他們對外判服務的準則和要求。

輕技術 苦了工友

  設立政府外判服務合約的最低工資亦是可行的做法。眾所周知,目前在香港領取最低工資是極難維持有尊嚴的生活,而且最低工資是「兩年一檢」,對工友的幫助有限。為數不少的外地政府,都有特定地為外判承辦商的員工訂定最低工資。例如多倫多政府就會參照不同行業的工資水平,規定外判商要向員工支付公平的市場工資。在美國,聯邦政府亦有專為政府外判員工設立最低工資,而政府外判員工的最低工資往往高於聯邦最低工資和大部分州份的最低工資。這些措施的訂定,都是為了確保為市民服務的員工得到應有的待遇,及確保服務質素。

  政府作為香港最大的僱主,聘用近十七萬名公務員,再加上三大外判部門所聘用近五萬五千名員工,對整體就業市場有舉足輕重的影響。約十年前政府曾推行「工資保障運動」,鼓勵僱主付予清潔工及保安員不低於政府統計處的《工資及薪金總額按季統計報告》內相關的市場平均工資。但時至今日,大部分政府的外判清潔工及保安員均低於平均工資。這正是外判和招標制度的禍害,政府是時候停止製造就業貧窮,負上應有的社會責任了!

張超雄工黨立法會議員

資料來源:
星島日報 | 2017-11-24  報章 | A16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製造就業貧窮的政府外判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