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及聲明首頁

善用千億盈餘 落實罕見病及癌症藥物基金 協助市民安居 回購閒置農地以建公營房屋

發表於

最新一份《財政預算案》將於28號發表,有專業人士估算政府本年度財政盈餘或高達1800億港元,為歷年之冠。工黨認為政府需要把握機遇,構思一套更長遠用錢方案來解決結構性盈餘的情況,以達至真正的還富於民,故此,工黨對於新一份《財政預算案》有以下期望:

額外增加經常開支

近年庫房經常錄得巨額盈餘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政府由2004/05年度起連續三年削減經常開支,由2003/04年度的15.7%大減至2007/08年度的12.1%。其後繼續以經濟趨勢增長率限制開支增幅,導致經常開支長年遠低於經營收入。雖然近年政府已放寬經常開支增長的緊箍罩,2017/18年度經常開支預算已回復至生產總值的14.3%,但仍低於政府收入的長期趨勢水平,導致出現結構性盈餘。

撇除政府一次過稅務和差餉寬免,政府收入佔生產總值的20年平均值是20.1%,經營收入則是16.1%。根據2017/18年度財政預算,政府開支佔生產總值約18.9%,較政府收入長期趨勢水平低1.2個百分點;而經常開支則為14.3%,較經營收入長期趨勢水平低1.8個百分點。換言之,政府可額外增加經常開支相當於生產總值的1.2%,在不改變現行稅率的情況下,長遠而言仍可維持收支平衡。以2017年生產總值超過26,000億元計算,額外增加經常開支的款額超過310億元。

而工黨建議增加經常開支的款額可以用作以下方面:增加撥款醫管局及大學,以增加醫生、護士及其他護理人員的培訓名額;增加中小學教育開支,以用作增聘常額教師及培訓教育心理學家,落實教育心理學家與學校1:4的陳年承諾;撥款改善院舍護理員的薪酬待遇等等。

全民退保 馬上啟動

工黨認為政府對於市民的退休後的生活保障是責無旁貸的,而根據香港的社經環境,三方供款是最合理的制度,由政府及勞資雙方共同承擔。政府早前承諾預留500億作養老基金,工黨建設政府藉今年度財政年度大盈餘,額外注資500億元作為啟動基金,合共1000億元種子基金。

據統計署的推算,2010年香港65歲及以上的長者人數達92萬,佔香港人口13%,到2039年人口老化最高峰時,長者人口會達249萬,佔人口28%。政府需要盡快落實措施,為退休香港人提供全面的生活保障。

工黨支持學者及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的方案,勞資雙方在強積金中撥出一半作退保基金的收入,而利得稅方面,盈利高達1000萬以上的企業亦需要把部份利得稅撥入退保基金,我們認為大企業對社會的責任應該成正比,賺錢愈多,應投放回社會的資源都應該愈多。

勞資雙方方面,工黨建議每位僱員個人入息計算,勞資雙方供款比率為每月薪金的2.5%,入息上限設為30,000元,下限則為6,500元,即每月入息少於6,500元的僱員不需供款。

回購港鐵 減價惠民

工黨認為,特區政府持有港鐵七成股份,但港鐵卻形同「獨立王國」,以股東利益、利潤最大化來犧牲整體社會利益。即使政府在董事會中有官員代表,但卻形同虛設,相關政府部門亦難以起監管作用。以廣深港高鐵超支延誤的事例中,政府對港鐵工程監管無力,港鐵內部管理混亂,又以「政府撥款、港鐵借錢派息」的財伎來掩飾問題。

目前政府持有港鐵七成半的股權,以目前的市值為例,港鐵市值二千七百多億元,政府只須付出六百九十億元就可以進行全資擁有。

善用盈餘 回購私人農地以興建公營房屋

工黨建議政府動用財政盈餘中的300億元,收回300公頃遭破壞而難以復原的私人農地,興建公屋及居屋,讓基層及中下層市民得到適切居所。

根據資料顯示,單單四大發展商(長實地產、新鴻基地產、恒基地產及新世界發展)持有的農地,便有1.05億平方呎,即978.27公頃,較政府的土地儲備還要多。工黨建議政府引用《土地收回條例》,收回遭破壞而難以復原的私人農地。以收回土地特惠補償率的每平方呎農地基本定率927元計算,政府只要動用300億元,便可以收回300公頃,足以應付香港長遠整體的房屋土地需求(200 公頃)。參考過往政府具就房屋發展潛力用地的土地用途檢討,300公傾的土地足以興建約18萬個單位。

200億「蒲公英藥物基金」

工黨認為政府應成立一個名為「蒲公英藥物基金」的200億元基金。蒲公英有著顯著的藥效,甚至被喻為就救命草,因此基金以蒲公英為名,寓意讓有生命危險的癌症病人及罕有病病人盡快得到藥物救治。

新基金旨在為面對以下兩類疾病的癌症或罕有疾病病人提供藥物支援:
1. 缺乏相關藥物時,該疾病相當可能會導致過早死亡(premature death); 或
2. 該疾病會嚴重窒礙兒童的身心智發展

新基金之下會有一份資助藥物名單,患者可在主診醫生的推薦下,經過簡單資料覆查即可自動獲得基金的資助,縮減病人等候的時間,避免因審查而使病人失去治療的黃金期。其後,基金仍需持續按資助準則,納入新的藥物。同時,即使一種藥物暫未被列入名單,基金會以個案為單位進行審查及資助。

政府現時以撒瑪利亞基金和關愛基金,資助有需要病人購買計劃所包涵蓋的自費藥物。77種的自費藥物中,僅有30種在兩個基金的資助範圍內,另有47種名冊內的藥並不獲安全網資助。
可是,很多病人在治療過程中需要使用不獲安全網資助的自費藥物。2014/15年度,醫管局門診病人共獲處方59萬個不獲安全網資助的自費藥物項目,數字遠超獲資助的自費藥物,反映病人對不獲資助的自費藥物亦有一定需求。

在現行機制下,把藥物納入藥物安全網的程序既繁複又欠缺效率,牽涉藥事管理委員會、臨床統籌委員會、疾病組別中央委員會、基金管理委員及醫療服務發展委員會等重重關卡,令藥物未能適時納入安全網。

經濟審查制度嚴重影響病人及其家庭的生活質素

然而,以上兩個基本均需要病人接受家庭為單位的資格評估,包括審查病人及其所有同住核心家庭成員的入息及資產,及按其家庭的可動用財務資源分擔藥費。病人的父母、配偶、子女均的生活質素將會因而急速下降,造成「三代窮貧」的局面。部份病人為了通過審查,被迫離婚、獨居等,造成更多社會問題。

我們建議在新基金下成立委員會,由食物及環境衞生局、醫院管理局、藥物管理委員會、醫學專家、癌症及罕有病病人代表組成。 當中醫學專家佔一半人數,包括具癌症或罕有病方面臨床治療或研究經驗者至少二人及藥劑專家一人。

本年度政府再一次錄得巨額盈餘,足以證明政府有充足的條件增加經常性及非經常性的開支,回購及撥款資助民生項目,以改善香港社會目前最急切、最關注的議題,以確保各階層市民能夠改善生活。

工黨
2018年2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