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首頁

蒙兆達:宏光外勞摑了羅致光一巴掌

反剝削 聲討宏光護老院

蒙兆達:宏光外勞摑了羅致光一巴掌

文︰工黨成員、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

勞福局長羅致光上任以來,不斷與商界唱雙簧,為擴大輸入外勞鋪路,尤其希望在護老行業增加外勞數目,並擴展至政府資助安老院舍。羅局長更曾明言勞工界反對便是「見死不救」。近日爆發的宏光護老院工潮,反映資方短缺的其實是「奴工」不是「勞工」,狠狠摑了羅局長一巴掌。

綜合十名宏光外勞的遭遇,說明現時外勞政策千瘡百孔,被老闆走窿走罅,可以不受監管地肆意剝削外勞。

WhatsApp Image 2018-06-22 at 19.51.09

法例規定職業介紹所只能收取不多於首個月工資的10%,作為就業轉介費用,超過此規定即屬違法。按照起居顧員薪金計算,中介費最多也不過1,000多元,但宏光外勞表示,她們來港前要繳付高達41,000元的勞務費,但由於在中國大陸發生,特區政府便完全置身事外。

政府的「補充勞工計劃」列明,凡僱主申請輸入的外勞,其工資不能低於本地相類工種的工資中位數,以確保僱主不會為了節省工資成本而聘請外勞。宏光外勞的遭遇顯示,表面上他們出糧記錄符合規定,但每次出糧之後,卻被要求以現金「回扣」3,000多元,一直不受監管。

宏光外勞與資方所簽合約,列明每日工作9小時,但實際每日工作時間被延長至12小時,且沒有提供任何「補水」。而且,外勞須連續工作七日,連休息日也被剝奪。埋單計數,每日加班連同休息日工作,每名外勞一年被榨取了62,000元血汗錢,十名外勞合共620,000元,多年來累計欠款高達數百萬元。

公司註冊處資料顯示,宏光兩名大老闆同時經營十多間護老院,若每間院舍以相同手法剝判外勞,多年來剝削工人的金額絕對是天文數字。

WhatsApp Image 2018-06-26 at 18.23.08

不單止超長工時,宏光外勞更被老闆要求做違反合約規定的非照顧員工作,例如煮食、洗衫等等。入境處收到投訴後,曾派員前往院舍進行巡查。有宏光外勞表示,入境處職員向他們說,「如果事情屬實,不單止僱主違法,外勞也會被追究違反逗留條件,你們是否真的要投訴?」入境處職員如此「出口術」,無視外勞是被強加勞動的受害者,變相「放生」違例老闆,縱容他們繼續剝削工人。

很多來港工作的外勞,為了繳付數萬元勞務費,債台高築,其擔驚受怕失去工作的心情,可想而知。但外勞要挺身反抗無良僱主,承受沉重壓力,遠不止於此。外勞在港工作期間,居住於院舍提供的宿舍,一旦離開工作崗位,隨時流落街頭。現時政府並無設立任何支援外勞的庇護中心,亦無資助任何機構提供此類服務。宏光外勞工潮爆發頭一天,工會已聯絡勞工處尋求住宿支援,但至今不獲任何協助。

除此以外,外勞要討回血汗錢,須排期上勞資審裁處,由提堂到審訊,最少要花數月時間,滯留香港期間沒有工作和收入,如何維持生計?如果先返回國內,等到上庭時才再申請來香港,卻未知能否獲得國內部門批准。基於以上種種不利條件,外勞出庭指證僱主的民事索償或刑事檢控,以往均是極為罕見。

宏光外勞工潮發生至今,未見一直緊張輸入外勞的羅致光局長,表態如何協助這批外勞取回公道,以及堵塞現行外勞政策的種種漏洞。真正「見死不救」的,恐怕不是他人,而是面對外勞遭到如此不人道剝削,至今仍然視若無睹的羅局長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