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及聲明首頁

工黨與土地供應小組會面

新聞稿

工黨與土地供應小組會面 表達不滿土地大辯論假諮詢

為期五個月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的公眾諮詢即將結束,工黨際此時候約見小組主席黃遠輝,表達對整個諮詢過程充滿預設立場表達不滿,並表達工黨要求停止向粉嶺高球場續租、收回發展商囤積土地、發展閒置軍營,及反對填海與使用郊野公園土地等破壞生態環境的選項。

民無信不立 預設立場扮諮詢

政府在展開諮詢時,曾聲言沒有預設立場。可是,7月份特首林鄭月娥卻表示個人支持填海,亦是政府一直推動的方案之一。同時,林鄭月娥又迫使小組急就章在十月前提交報告。有報導便指出,林鄭已有其土地議程,曾向土地專責小組表示不論諮詢結果如何,「要做的一定會做」。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林鄭一方面委任小組扮諮詢,卻一方面已有既定立場,並「出口術」影響輿論,小組的主席和成員及其餘政府官員,便效法其言行愚弄市民。

小組以《2030+》規劃遠景與策略推算尚欠1,200公頃土地,但小組主席黃遠輝又指需求估算保守,未來實際的土地短缺應較估算的1,200公頃更高。《2030+》作為官方規劃文件,理應有其客觀推論基礎,可是卻遭政府隨意扭曲,發展局更明言估算數字並不重要。此外,小組成員黃元山同時擔任團結香港基金副總幹事,極力提倡在大嶼山東部水域填海2,200公頃,較政府建議的規模大一倍。黃元山的角色衝突令人懷疑小組是否中立進行諮詢。

近期,又有報導指出港府高層已初步傾向不利用粉嶺高爾夫球場興建房屋,完全違反市民強烈的意願。從政府的顧問報告低估球場的建屋量、把2020年租約到期的球場的大部份土地列為10年後才能供應,以至放風反對建屋,均顯示政府維護權貴的預設立場。

整個諮詢荒腔走板,反映出政府以土地短缺、基層住屋困難的問題來為權貴利益鳴鼓開路,並非真正的「與民共議」。

非不能也 實不為也 私樓地興建公屋居屋

土地大辯論中,政府經常以基層房屋需要為理由覓地。可是,直至2026年的短期供應中,政府仍然只是近7成的住宅用地(452公頃)留作私營房屋,剩餘3成的住宅用地(208公頃)才留作公屋及居屋。而2026-46年的中長期供應,政府仍然把7成的住宅用地(552公頃)留作私營房屋,剩餘3成的住宅用地(228公頃)留作公屋及居屋。

同時,政府現有的土地供應措施未來能夠供應62萬個單位,但作為公屋及居屋的只有33萬個單位,約為53%。從此可見,政府並未以香港市民的住屋需要作為最大考慮。

即使林鄭月娥早前,用9幅原私樓土地改作資助房屋發展,額外供應一萬個公營單位,但仍然未能追上《長遠房屋策略》的公屋居屋供應目標。長遠房屋策略10年計劃中的首8年,公私營供應比例仍只是53:47,及不上長策訂下60:40的目標,而公屋及居屋落成量仍然落後7萬個單位,只及供應目標的七成。

因此,土地議題不止是供應問題,加是分配問題。工黨建議政府暫停賣地計劃,把賣地表上土地興建興建公屋及居屋。工黨認為增加居屋供應,可以與私樓市場做成競爭,暫停賣地並不會令到樓市加快上升。過往五年,平均每年住宅賣地30公頃,估計已可每年即時增加約3萬個單位,追趕政府訂下的公屋供應目標,令到基層及中層市民盡快安居樂業。過往,政府多次把公屋用地轉換為私樓用地,出售予地產商,包括北角邨、何文田邨、山谷道邨、新發邨、元朗邨、黃竹坑邨,令公屋單位數量減少。暫停賣地增加公屋居屋供應只是撥亂反正。

此外,市建局收購舊樓所得的地方,亦用作興建公屋及居屋,一方面彌補舊樓居民因重建而損失的居所,另一方面能加快公屋上樓的速度,市建局現有326億港元的資產淨值足以應付,即使財政出現緊絀亦可由政府撥款支持。還有,居屋售價與市價脫鈎,以市民的負擔能力制訂價格,並限制只可出售予房委會或在居屋第二市場。

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 停止補貼權貴打波

現時的私人遊樂場地契約用地共有66幅,其中39幅則批予社福機構及體育總會等非牟利團體,而27幅則極富爭議,由私人體育會持有。該27幅由私人體育會契約用地獲得政府以象徵式地價批租,但往往會員人數極少、收取天價會費及年費、公眾難以使用及經營餐飲設施牟利等,因而被公眾視為「富豪俱樂部」。2017/18年度,以上私人體育會變相獲政府免租合共約4億元

當中當中佔地最廣的粉嶺高爾夫球場及清水灣鄉村俱樂部便分別佔地172公頃及130公頃。以粉嶺高球場為例,其公司會籍市值1700萬元,個人會籍市值35萬元,會員人數只有2660人,每名會員的人均面積超過7000平方呎,卻只邀交一千元象徵式地價。審計署在2013年指出粉嶺高球場某一月份公眾實質使用只有合共12小時,佔其承諾開放660 小時的比率低至1.8%。

此外,以香港鄉村俱樂部、九龍塘會與又一村花園俱樂部為例,會籍費用介乎50萬至70萬元,但運動設施只有羽毛球場、網球場、健身室、游泳池等,與政府提供的康體設施並無分別,其最大作用顯然是為會員提供社交場地。

可是,過往政府卻一直對以上現象孰視無暏。2013年審計報告建議政府盡快檢討此政策,政府也承諾多個部門會協助民政事務局檢討政策,但其間政府卻無聲無息地與部分會所續約,例如在2015年與佔地130公頃的清水灣鄉村俱樂部續約至2027年。現時,政府建議在2026至2027年續期才收取三分一地價,繼續以納稅人金錢、珍貴的土地資源補貼富豪社交康樂,根本不能解決社會不公的問題。

粉嶺高爾夫球場屬於政府土地,政府收回作公共用途並不涉及收回私人土地的爭議。此外,現時滘西洲公眾高爾夫球場擁有3個18個洞的球場,有六十條設有泛光照明的練習球道,已可滿足香港高爾夫球手的需要。此外滘西洲公眾高爾夫球場只使用了島嶼的一半面積,有需要時可以擴建。

工黨認為效法新加坡在2014年收回236公頃高爾夫球場,作公共運輸以及住宅用途的做法,紓緩香港的土地需求。此外,政府應動用契約列明政府可因作公共用途而提前收回相關土地的條款,提前收回佔地130公頃的清水灣鄉村俱樂部及並非提供政府較少有的康樂設施(如木球、板球、曲棍球、草地滾球等)的私人體育會的土地。

迴避以土地收回條例收回發展商囤積土地 公私合營實為公私勾結

根據資料顯示,單單四大發展商(長實地產、新鴻基地產、恒基地產及新世界發展)持有的農地,便有1.05億平方呎,即978.27公頃,較政府的土地儲備還要多,而當中更包括不少棕地。

工黨建議政府引用《收回土地條例》,收回遭破壞而難以復原的私人農地。以收回土地特惠補償率的每平方呎農地基本定率927元計算,政府只要動用300億元,便可以收回300公頃。根據 《收回土地條例》第3條:「每當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決定須收回任何土地作公共用途時,行政長官可根據本條例命令收回該土地。」過往,市建局及不同政府部門便多次使用以上條例,而市建局更以市區更新為名,與地產商共同發展私人樓宇牟利。因此,以上建議並不涉及法律爭議。

由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至二○一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政府便曾為一百五十四個公共工程項目及市區重建局的項目引用《條例》收回私人土地,當中十三個是公營房屋發展、五十五個是市區重建局的項目、兩個項目涉及新市鎮發展,其他包括興建排水渠、進行修復河道工程和水務工程、興建學校、街市、康樂設施和安老院及鄉村遷置等。從以上數字可見,政府動用《條例》並不罕見,並且是土地發展的最強武器。同時,有關《條例》的司法覆核的個案只有八宗,且全部未能成功。

基本法第一○五條下:「香港特別行政區依法保護私人和法人財產的取得、使用、處置和繼承的權利,以及依法徵用私人和財產時被徵用財產的所有人得到補償的權利。徵用財產的補償應相當於該財產當時的實際價值,可自由兌換,不得無故遲延支付。企業所有權和外來投資均受法律保護。」

條文中的「依法徵用私人和財產時被徵用財產的所有人得到補償的權利」,當中的實行法例便是《條例》,訂明了政府收地的權利及補償的義務。根據條例第3條:「每當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決定須收回任何土地作公共用途時,行政長官可根據本條例命令收回該土地。」

此外,條例第九條亦訂明:「除本條例條文另有規定外,不得因根據本條例進行的收地導致任何人蒙受損失或損害而對政府或任何其他人採取任何法律行動或進行任何訴訟。」因此,過往的司法爭議主要為補償金額的爭議,而非政府有否權力收回土地的爭議。

相反,現時建議的公私營合作,由政府提供基建設施及放寬地積比,換取發展商交回部份單位作資助房屋用途,令公眾難以監察協議及選址的準則,亦可能令以往曾被城規會否決申請改劃的農地,成功通過審批。

收回閒置軍營 為人民服務

諮詢文件遺漏了一個極之重要的選項,就是收回閒置軍事用地。目前香港有19處軍事用地,佔地2,700公頃,遍佈港九新界,當中市區用地包括九龍塘、何文田槍會山、新界石崗及港島中區添馬艦等,故此社會上一直有聲音要求發展以上地皮,滿足香港的社會需要。2013年,時任發展局局長陳茂波便表示對於建議將軍營用地建屋,政府「做緊工夫」,可惜其後遭政府否認。

政府從2013年至今,並沒有向公眾詳細闡釋軍事用地的狀況。相較澳門駐軍每人平均佔用657平方呎,香港駐軍人均面積為澳門44倍,達27,000平方呎 較新加坡還多。香港與深圳僅一河之隔,如果出現任何國防問題,深圳的解放軍均可短時間到達香港,並沒有需要與新加坡一樣的人均佔地的面積。

工黨建議政府收回九龍槍會山軍營(11公頃)、九龍塘奧士本軍營( 10公頃)、三分之一的元朗石崗軍營( 53公頃)及三分之一的屯門及元朗區的青山靶場(754公頃),共828公頃。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駐軍法》第13條訂明,香港駐軍的軍事用地,經中央人民政府批准不再用於防務目的,無償交由特區政府處理。過往軍事用地作公共用途亦有先例,包括淺水灣萊敦閣軍人宿舍、山頂區柯士甸山大樓、掃桿埔軍人運動場、京士柏英軍醫院、九龍塘聖佐治學校、新蒲崗彩虹軍營及粉嶺皇后山軍營等。政府應快與內地商討。

丁權截龍 反對發展郊野公園及填海 保護自然生態

丁屋只是一個在1972年訂立的過渡性政策,但政府屈服新界原居民的壓力,一直迴避檢討工作。可是,政府卻為了丁屋預留了900多公頃的土地。此外,政府預留給原居民的葬區就有4,000公頃。

政府一方面對原居民如此慷慨,但另一面卻不斷推銷填海及發展郊野公園,無視生態遭受極大破壞。土供組建議在大嶼山以東填一個1,000公頃的人工島,相當四分一個九龍半島,必定造成「屏風島」效應,整個海洋生態環境受到不可逆轉的破壞,亦耗費巨大公帑。有專業人士的估計,在海中「無中生有」一個人工島,因為要建築多條接駁的橋樑與鐵路等基礎建議,就需要至少4千7百億元,約相等於香港一半的財政儲備。

土地分配不公義 增加供應亦無濟於事

除了房屋問題上分配不公義外,社褔用地同樣欠缺明確規劃。<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於08年取消左關於長者社福設施的規劃標準, 只是表示「在 考 慮 長 者 人 口 、 人 口 特徵 、 地 理 因 素 及 現 時 的 服務 供 求 情況 後 決定。」。沒有明確的服務、宿位對人口比例,所謂按情況決定只係方便政府推卸責任。到了現在,政府又再自打咀吧,《安老服務計劃方案》又提出以人口為基礎規劃安老服務,包括於2026年:每10,000名65歲或以上的長者有21.4個資助院舍宿位;每14.8個資助社區照顧服務名額等。

政府政策朝令夕改,造成過往服務名額的增長如此緩慢。諷刺地,政府又以此說服市民填海、發展郊野公園,甚至公私合營輸送利益予地產商。

最後,工黨重申:

  1.  追趕長策目標,政府應暫停賣地三年,以私樓地興建公屋居屋;
  2. 收回發展商囤積土地及棕地,反對公私合營發展;
  3. 收回三分一軍營用地,提供逾九百頃土地;
  4. 丁權截龍,減少丁屋用地;
  5. 反對發展郊野公園及填海,保護自然生態
  6. 土地分配公義先於土地供應。

工黨
2018年9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