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首頁

張超雄:特殊需要信託不是財務工具

  多年前我寫過一篇,「白頭人送黑頭人的福氣」的文章,說出我們作為智障人士家長的無奈,雖然沒有人樂見兒女比自己更早過身,但我們眼見不能自我照顧的兒女,卻也很難放心。

  在家長多年來的倡議下,政府終於在二○一七年的《施政報告》提出成立特殊需要信託,經過兩年多的探討,社會福利署終在今年三月推出特殊需要信託。香港大學法律學院聯同監護制度及財產管理關注組於二○一六年,進行「評估特殊需要信託在香港的需求」的問卷調查,當中有百分之八十二家長希望由政府擔任受託人,並希望有個案經理照顧子女需要,可見家長極需要一個安全可靠,並且能夠為特殊需要人士作長遠福祉而設的個人照顧及財產管理機制。然而,政府推出的信託的政策目標錯誤,令各家長大失所望。

所有特殊需要家庭的社保

  有特殊需要子女的家長的共同心願,就是希望自己離世後子女可以得到妥善的照顧,不論錢財的多寡,都希望子女可以維持原有的生活質素。特殊需要信託並非如政府高官所言只有「中產」家庭才需要,而是為所有有特殊需要子女的家庭而設的社會服務。羅局長雖曾言特殊需要信託是「不設門檻」,但「首次注資」的最低金額已高達二十四萬元,再加上年費二萬一千元,根本不是一般普羅家庭可以參加。

  成立特殊需要信託的初衷,是希望能在家長有能力時,為有特殊需要子女作合適的安排,以確保子女長遠享有具質素的生活,解決長遠照顧需要。故此,特殊需要信託的重點為「照顧」而非財務安排。社署的角色應是確保落實家長生前訂立的照顧計畫,並監管照顧者如何執行,而不是從投資的角度解決特殊需要人士需要。故此社署應設立「個案經理」而非「戶口經理」,提供真正個案經理系統,以保障家長離世後子女的照顧需要。

  現時在政府的公布的文件中,都沒有訂明機制監察信託服務及照顧者。社署只在簡介會中表示,如照顧者不再合適擔任時會由戶口經理撤換。但最令人擔憂的是,當中戶口經理的權限及職能並沒有清楚列明,而現在亦未有設立完整機制監察服務及保障子女。

缺乏機制監察服務及照顧者

  根據立法會文件,信託年費劃一為二萬一千元,但特殊需要信託應為社會服務,政府何以以收回成本為前提?而且如信託收費以劃一計算,將來只會佔資金的比例愈來愈重,難以惠及一般普羅家庭,恐怕參與人數亦會遠低預期。根據「評估特殊需要信託在香港的需求」的問卷調查,百分之三十五點三的受訪者願意支付信託戶口資產的百分之一以下為受託人年費。故此我認為信託的收費應按信託戶口的資金計算,以少於資產百分之一收取年費。

  特殊需要信託的服務不應只限於每月定期發放款項,而是希望當特殊需要人士在生活上出現某些需要但未能負擔時,可透過信託發放款項,如:購買質素較佳的復康用品、自費藥物、更換家電家具器材、支付維修費用、入住質素較有保證的院舍等。這些基本生活開支都是現時綜援無法涵蓋的額外項目。兩者性質有異,不應互相排斥。

  我重申,特殊需要信託應為社會服務,是對特殊需要子女的保障,而非財務工具。信託的受惠家庭不應只局限於中產或以上的家庭,而是所有有特殊需要子女的家庭。如政府繼續以現時的方向推行,實是有違成立信託的初衷,相信將會大大減低普羅家庭參與動機,最終只會服務一些有錢人。

張超雄

工黨立法會議員

資料來源:

星島日報 2019-03-22  A16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