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張超雄:規劃失當 市民承擔後果的風土病

前警務處處長曾偉雄回應警方被指需要就六.一二公眾活動中使用過度武力一事向公眾道歉,並指不希望道歉成為「風土病」。然而,我認為做錯事後懂得道歉的人是值得尊敬的;相反,官員失職後要市民承擔後果卻已經成為政府內部傳播着的風土病。

30智障學童跨區上學

近日,有十多名荃灣區的智障學童家長向本人求助,表示教育局以該區中度智障學位名額不足,以及東涌的特殊學校未能趕及於下個學年開校,令東涌的學生「滯留」該區的學校作為理由,而安排該批即將入讀小學一年級的智障學童跨區派位到深水埗或將軍澳區的特殊學校就讀。據該批家長了解,該區有多達三十名學童受到今次派位安排影響,令學童不但飽受舟車勞頓之苦,更對家長的工作和家庭生活造成嚴重影響。綜合多年來社區和社福設施不足的情況,公營服務因為設施不足的緣故而導致嚴重供不應求的情況似乎已經成為常態,事件再次凸顯政府對公營服務規劃「闊佬懶理」,官員任由問題惡化的陋習已經由社福服務蔓延至教育層面。

事實上,無論通過人口或專題統計方式,抑或公營服務部門(例如社會福利署、衞生署)的資料庫等渠道,政府基本上對特定人口類別的人數、增長趨勢等有一定程度掌握。可惜,跟過去安老和殘疾人士服務的核心問題一樣,政府並沒有於《香港規劃標準及準則》為特殊學校訂下規劃標準,即使政府已經可以準確預測學童對特殊學校學位的需求量,卻因為沒有特殊學校的規劃標準而令官員對服務供求不衡的問題視而不見,完全失去長遠處理供應問題的動力,最終直接由市民承擔官員失職的責任。

影響教學質素 學生家長受苦

過去十年,單由衞生署兒童體能智力測驗中心確診的智障幼童人數有持續上升的趨勢,人數由○九年的每年一千零四十九人大幅上升至一八年的一千五百六十六人,升幅接近五成,智障幼童的累積增長對智障學童學校學額帶來明顯的需求壓力。雖然政府掌握實質需求數字,完全可以通過建校等方法避免類似荃灣區學額不足的問題出現,但多年來官員於地區增設特殊學校的工作卻「懶懶閒」,只顧於現有的特殊學校中增加班數,以今次荃灣區大規模跨區派位所涉及的中度智障學位為例,教育局在沒有新開設任何特殊學校的情況下,將全港中度智障班數由○九年的一百七十班大增加到一八年的二百一十五班,增幅超過二成六,令現有的學校不斷面對超額收生的情況,嚴重影響教學質素。

官員多年來對「規劃」一詞避之則吉,我的助理曾經聯同民間組織就殘疾人士服務的規劃與勞福局副局長會面,副局長卻回應指各類服務短缺非常嚴重已是不爭事實,故只須「有地就搶」便可以,根本無須再作規劃,由此可見官員面對政策失誤,根本連亡羊補牢的心亦有所缺乏。官員失職,既不處理亦不問責,換來卻要學生和家長犧牲教學和生活質素以承擔後果,這種不公不義的施政手法才是政府內部互相傳染的風土病。

張超雄

工黨立法會議員

資料來源:
星島日報 2019-06-28 A16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